大公公恭敬地回,“千仞小姐,是的。”

    “哦,那皇贵妃娘娘那里你们可没有亲自去送呀,公公您失职了!”

    “哎呦,千仞小姐您可别这样说,本来咱家是安排好了人,可还没到后花园,便遇见了娘娘身边的丫头,便被她亲自取回去了。”

    “千仞小姐?千仞小姐?”公公不放心地叫了两声。

    苏千仞收回思绪,回道:“无事了,你们快去吧……”

    “嗯,那咱家告退了。”

    ――

    苏千仞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刚刚公公的话,提醒了她,甜品是小朱亲自去拿的。

    而且算时间,她们刚在凉亭下坐下,便有丫鬟来上甜品,时间安排的天衣无缝。

    可按正常推算,就算她们刚到那会儿,皇贵妃安排下去,也不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甜品便从厨房到了后花园。

    唯一有一种可能,除非皇贵妃早早便等在了那里。

    这样一想,小朱本是尚宫局挑选过来的人,怎么能连一个台阶也没注意到,毛燥地摔了手里的汤品。

    这样的人在宫里,指不定死了多少次了,又怎么会挑到皇贵妃身边?

    而孟婉钰好巧不巧的下去换衣服时,没有回来。

    苏千仞脸色一变,小青心里也有点着急,“小姐,发生了何事?”

    但这一切也都是猜测,苏千仞摇了摇头,随即带着小青向着刚刚孟婉钰离开的方向走去。

    她们刚拐过一个弯,便远远的看见了前面的一个身影。

    “咦,枫王殿下不是应该在席上招待客人吗,怎么会来后院?”

    小青奇怪的问。

    “小姐,要跟上去吗?”

    苏千仞望了眼步履匆忙的司枫,说到:“跟着。”

    两人便一路悄悄地尾随司枫,直到到了一座院子。

    院子门口站着一个丫头,她朝司枫点了点头,待司枫进去后,左右环顾了两眼后又继续站在门口。

    小青望着门口的丫鬟,惊讶的说道:“那不是皇贵妃身旁的小朱吗,她不是去换衣服了,又怎么在这里?”

    苏千仞嘴唇向上勾起了一个弧度,低声叹了句,“看来我们贵妃娘娘想要生米煮成熟饭呢!”

    小青听着苏千仞无厘头的话,脑子有点懵回不过神来,茫然地看着苏千仞,“小姐,什么意思呀?我怎么听不懂,谁和谁要煮生熟饭?”

    见小青八卦的样子,苏千仞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笨死了……”

    之后便率先向前走去。

    待主仆两人来到刚刚司枫进去的那处院子时,便被小朱拦住了。

    “千仞小姐,枫王殿下在里面休息。”

    言外之意,便是她不能进去喽。

    “嗯,你是叫小朱?”

    小朱稳住了心神,想起绿竹嘱咐她的话,“嗯,是奴婢。”

    “刚刚把汤品打翻的人也是你吧!”苏千仞好看的眸子颇有压力地看着她。

    “嗯,是奴婢。”

    “那你又为何会在这里?”

    “奴婢……奴婢…是奉皇贵妃娘娘之名,前来向枫王殿下问好?”

    她明显是在撒谎,苏千仞慢慢地吐出了两个字,“是吗?”

    她话还没落,便见小朱的身子倒了下去,小青收回了受,对着苏千仞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小姐,她的话也太多了……”

    “嗯,而且和你一样,脑子都不太好!”

    “小姐――”

    哪里有这样说人家的?

    苏千仞已经进了院子,小青撇了撇嘴巴,又连忙跑过去找苏千仞了。

    院子里,静悄悄的很。

    苏千仞的目光锁定了房门,小青一脚踢开了房门,而原本正准备脱.衣服的司枫立马披着中衣,转过了头。

    “是谁――”

    “千仞妹妹,你来这里……”

    他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苏千仞直接朝脑壳后劈了一掌。

    “小姐,我们把枫王殿下坎晕,会不会有什么事呀?”小青有些捉急。

    苏千仞笑了,“你不是带着药粉吗?需要你的时候到了。”

    “哦哦――,对哈――”,小青从怀里掏出了一对小瓶子,在地上来回挑选了下,最终选定了一种药丸。

    “就是这个了。”

    这种药粉喂下去,便可以使人暂时忘却短时间内的记忆。

    苏千仞向内室走去,和她心中所料的很像,孟婉钰面色潮红,安静地睡在床榻上。

    而一旁的小青则是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小姐,孟小姐躺在这里……”

    小青脑袋瓜快速运转起来,不一会儿便豁然开朗:“小姐,我懂了!”

    “这一切都是故意的,刚刚那个丫鬟是故意把汤汁洒到了孟小姐身上!”

    苏千仞扶额一叹,“小青,你还没有笨到家!”

    她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目光落在桌子上燃着的香上。

    这种香有催情效果,不论是男子闻到或者是女子,都会忍不住……

    看来,皇贵妃为了让孟婉钰嫁给司枫,下了很大功夫。

    只是,这出事不知孟大人是否知晓,或者说睁只眼闭只眼……

    苏千仞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喂了孟婉钰一个药丸,之后便让小青把孟婉钰抱去另一个房间。

    小青力气大,很轻松地便把孟婉钰放到了隔壁的房间。

    “云铮!”

    “属下在!”黑色的身影从房梁上落下。

    苏千仞玩味一笑,眉眼生动,活脱脱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一样。

    她抿了抿唇,“去把门口的那个丫鬟,还有司枫都抬到这张床上。”

    ?云铮嘴角一抽,自家小姐整人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

    一切都办好后,再次确认屋子里没有任何她们来过的痕迹后,苏千仞留下了云铮在这里观察,带着小青又悄悄地出了这座院子。

    再次回到溪水旁,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了。

    她和古明成擦肩而过,她察觉到古明成在她的身上有所停留。

    叶坤正与司凌坐一起,旁边围了几个学子们,既恭敬走虔诚。

    苏千仞一想,可不是嘛!

    传闻,太子殿下司凌三岁便能成诗,五岁便能作画,七岁与寻常考生一般参加科举考试,竟拿了进士科一甲。

    想来司凌这种如神童一般的人,在这群学子中的份量应该很重。

    苏千仞朝叶坤勾了勾手指,叶坤轻声咳了声。

    虽然心里觉得苏千仞的动作实在是不雅,但还是与司凌说了句便起身朝着苏千仞走过去。

    “喊我做什么?”

    苏千仞从头到尾看了叶坤一眼,目光精准的让叶坤心里一惊。

    他小声说,“喂,苏千仞,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去去去,我说叶世子,您明显是想多了好吧!”

    苏千仞推开刚刚凑到他身边的人,理所当然地说:“给我一件你东西,要贵重的!”

    叶坤忽然笑了,“你想干什么,带上我啊!”

    苏千仞一点都不想搭理叶坤,真是一点悬念也没有。

    苏千仞不说话,叶坤便又接着说,“你跟我说说吧,说不定我还能跟你出出主意,嗯?”

    苏千仞没应,明显是不想告诉他。

    两人就那么盯了对方半晌,这场景落在某人眼里,可不太好。

    司凌的余光看向苏千仞和叶坤,手里的茶半晌没动。

    还是叶坤先败下阵来,“我上辈子真是欠了你的,给,拿着……”

    说着把他头上原本用于簪发的木簪递给了苏千仞。

    苏千仞高兴地借过,立马狗腿地对叶坤道谢,“谢了,叶世子!”

    叶坤表示并不想和这个善变的女人再废舌头。

    从叶坤手机拿到东西后,苏千仞立马在人群中吆喝了声。

    “刚刚叶世子为众位学子们博了个彩头,便是这一根木簪!”

    叶坤戴在头上的东西,自然是好的。

    孟凉开不服气地怼她,“苏千仞,在场的这么多学子呢,你这木簪给谁呢?”

    苏千仞狡黠一笑,“这样吧,我们就看谁最先找到这枚簪子,如何?”

章节目录

太子妃她权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南山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山居并收藏太子妃她权倾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