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浔看着二师姐的木簪子,思路开始发散,且越想越歪。

    他想着二师姐的头发盘起来后,是靠这根木簪子定型的。那是不是代表着……如果二师姐动用了自己的这把木剑,一头黑发便会披散下来,随风飘舞?

    想着想着,他脑子里居然有了画面感。

    路浔与猫南北并没有在竹林里停留太久,与二师姐告别后,便回小书斋了。

    满足了自己的口舌之欲,吃饱喝足状态下的猫南北心情很好,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

    而且她作为猫类的天性尚存,总爱窜来窜去的。

    除了不给路浔撸毛之外,真的给了他一种养了一只猫耳娘的感觉。

    路过枣树的时候,她又摘了几颗枣子,拿路浔的衣角擦了擦枣子,便吃了起来。

    她吃东西的时候总会是一脸享受的表情,似乎很容易满足。

    平日里懒得跟一滩烂泥似的,吃东西倒是勤快。

    直接印证了那句话——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

    回到小书斋后没多久,魔宗宗主沈阎倒是来了。

    他最近来后山挺勤快的,主要就是来旁敲侧击——小师叔在突破食气诀二层时,究竟看到了多少气海?

    他与几位峰主可是有赌局的,大家下注下得还挺凶,他还想着捞上一笔呢。

    但是吧,他身为一宗之主,又不能表现的很闲,虽然他的确是不怎么忙……于是乎,每次来后山,他都要找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

    比如这次的理由便是:外门的长老们将组织外门弟子去历练一番,来问问小师叔有没有兴趣参加。

    外门弟子的历练们主要分两类,一种是在宗门内历练,比如大家比比武啊,闯闯禁制啊之类的。另一种就是下山历练了。

    简单点理解,其实也有点像是学校里的定期考试。

    在宗门里当外门弟子,其实和在校读书差不多。

    表现比较优异的弟子,还能拿到一些奖励,比如丹药,比如法器。

    按理说,虽然路浔还处在《食气诀》的修炼期,甚至比许多外门弟子还要弱,但他身份摆在那里,不应该去参加,也不适合参加。

    他要是在历练过程中表现的好吧,好像也难,毕竟修行时日尚短。

    他要是表现的不好吧,又有点丢人,毕竟他是先生的弟子,是魔宗弟子们的小师叔祖。

    但这不是想找个理由来后山与路浔聊聊天嘛,沈阎本来就没打算让路浔去。

    要不是这次的历练内容比较特殊,他甚至觉得这种蹩脚借口都不好意思拿出来用。

    路浔听着沈阎的讲述,本来是很敷衍的频频点头,装作自己好像有在认真听的样子。可点着点着吧,他突然愣了一下。

    “居然触发任务了。”路浔一下子便乐了。

    仔细想想,对于外门弟子们来说,这是场历练,但对于游戏来说,这可不就是一个任务嘛!

    仔细查看了一下任务详情后,路浔却有点迷糊。

    任务内容很简单,就是让你去拿一支笔,然后写写画画就行。唯一特殊的地方在于……这支笔曾经是先生的笔。

    除此之外,这个任务就没什么特殊的了,相反,隐隐地还让人觉得有一丝沙雕。

    由外门长老带队,带上一众弟子,然后站成一排,轮流上去拿笔画画……想想都觉得沙雕。

    参加这次历练的外门弟子人数肯定不会少,排在最后的那位怕是要等上老半天吧……

    只不过既然都说了是历练了,那过程肯定没这么轻松,应该暗藏玄机。

    任务里虽然没有明说,可丰富的一千点经验值的奖励,必然没那么好拿。

    而任务要求不过是把那支笔给拿起来,坚持画上五分钟,然后就完事了。

    很明显,这支笔绝对有问题。

    最有趣的是,这项任务还是有完成度的。坚持五分钟只算完成了20%,坚持25分钟才算完成度100%。

    也就是说,完成度20%便有1000点经验,如果百分百完成,那可是5000点经验值!

    对于路浔来说,5000点经验值,诱惑太大了!抵得上他250天的苦修!

    基于对经验值的渴望,以及对先生的那支笔的好奇,路浔开口道:“宗主,这次历练,我想参加。”

    这倒是让沈卤蛋有些惊讶。

    他就是找个由头来套话的,没想到路浔还真有了兴趣。

    既然小师叔感兴趣,那还能咋办?

    安排!

    至于接下来的套话环节,路浔已经有了抵抗力了。不管沈阎如何旁敲侧击,他就是打太极。

    一点气海都没有看到,那也太丢人了,估计魔宗开宗立派至今,他是首位。

    但要他睁着眼睛说瞎话,吹牛说自己看到了如大河般的气海……他的确也吹得出口啦。

    但就怕是给自己挖了个坑,所以干脆保持沉默好了。

    少说话,多阴人,这才是长久之道。

    沈阎见路浔闭口不答,知道这次的赌局算是作废了,一想到自己还缴纳了500灵石,他便觉得一阵心疼。

    反倒是路浔现在心情不错,他现在的经验值是【150/1000】,每天靠打坐修炼也就涨20点,没意思的很,有任务可以做,再好不过了。

    而且也好久没见到季梨了,这趟外门任务,正好可以见上一面。

    他当初可是说好会去看望她的,可实际上一次都没去过。

    呵,男人。

    “也是时候去外门放松放松了。”路浔在心中想道。

    后山只有他与两位师姐,他既是小师弟,修为也最差,莫的地位。

    就连大晚上的也睡不好觉,还要“享受”二师姐爱的鞭挞,被那道剑意给刺来刺去,一晚上被单要湿好几十次,活得有点辛苦。

    但出了后山那就不一样了,寻常弟子见面就得喊他一声小师叔祖,顺便还能见一见季梨,省的好像自己说话不算话似的。

    更何况欺负季梨本就是件让人身心愉快的事情。

    欺负人这种事情,就是要挑软柿子捏,季梨这柿子就特别好,又软又好捏,手感特别棒。

    一想到这里,路浔那张俊脸上便露出了和煦的笑。

    ……

章节目录

这号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幼儿园一把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幼儿园一把手并收藏这号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