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斧城出发,前往落魂山的话,只需要出城迈上女皇直道,一直向北行进,走到女皇直道的尽头就行。

    以周凌现如今的速度,最多也就八天的路程。

    但为了防备很有可能在暗中盯梢的罗家和汪家修者,周凌听取了许织炎的建议,离开神斧城之后,立刻施展虚空游和幻元翼,

    拎着许织炎和荀文浩,直直扎进了神斧城北面的绵延群山中。

    用许织炎的话说,在绵延不断的大山林子里面转个两三天,罗家和汪家的人肯定会懵逼。

    就这样,在许织炎的指挥下,周凌拎着两人在山林中疾飞了一整天的时间,直到飞不动了,这才停下。

    然后,兄弟三人就不知道自己在哪了。

    因为冲得太猛,再加上许织炎一顿骚指挥,周凌甚至都忘了自己是怎么飞到这地方来的了。

    没错,他们迷路了。

    好在周凌先前研究过一些山川风水走势方面的知识,顺着风水最好的方向走了两天,好不容易见到了人,这一打听才知道,他

    们基本上一直都在往西面走。

    许织炎一脸严肃地总结了自己的错误,并信誓旦旦地跟周凌和荀文浩保证说,接下来肯定不会走错。

    结果,他们竟然在三天后回到了神斧城……

    等他们找到正确的方向,抵达落魂山外围的时候,已经是离开第一次离开神斧城的半个月之后了。

    “咱这回,走对了吗?”

    荀文浩望着似乎呈现出一种诡异黑色的绵延大山,有些麻木地问道。

    长时间的高强度行进,周凌和许织炎这种肉身强悍之辈,倒是可以忍受。

    但对身体孱弱的荀文浩来说,简直堪比酷刑。

    虽然到后来,周凌和许织炎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人背着荀文浩行进,但饶是如此,荀文浩这一路上也是苦不堪言。

    身为灵阵师,又是荀家少主,他以前到哪不是锦衣玉食,前呼后拥?哪遭过这个罪?

    如果不是旁边有个同样身为灵阵师的周凌一直在默不作声地赶路,荀文浩早就放弃了。

    “这回绝对没错。”许织炎重重点头。

    荀文浩只是一看许织炎那一脸肯定的样子,脑瓜仁儿就一阵发疼,他扭头望向了周凌:

    “二哥,咱这回真走对了吗?”

    周凌摇头:“我又没来过这里,你问我有什么用。”

    “可你至少还靠点谱,不会什么都不懂就瞎几把说啊。”

    “我艹耗子你这话啥意思?”许织炎不乐意了。

    “我啥意思你心里没个逼数吗?!”

    ……

    周凌无视两人这干动嘴不动手的争吵,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之后,伸手一指远处:

    “那个方向有人的气息,我们先问问最近的城在哪,然后去简单休整,再进入落魂山。如何?”

    荀文浩立刻点头。

    来这里之前,他还满怀期待地想见识一下神雨王朝北境的女子到底有着怎样的风情,结果被折腾了半个月之后,他现在只想找

    个舒服的地方大吃一顿,然后睡个天昏地暗。

    什么姑娘不姑娘的,哪有吃饭睡觉重要?

    许织炎顺着周凌所指的方向望去,鼻子一动,之后便皱紧了眉头:

    “那边过来的,好像不是咱们神斧战宫的人。”

    荀文浩的情绪才有所缓和,听见这话,直接就炸了:

    “这踏马不是咱们神斧战宫的地盘?!”

    此番落魂山黑雾退散,除了吸引神雨王朝三大势力关注外,还使得魔风王朝的皇室和境内第一宗门神罡剑宗派出强者来此探索

    。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五方势力搅合在一起,闹出了不少摩擦。

    最终,五方势力经过谈判,将落魂山外围的大部分区域分为五部分,各自选取一部分作为自家地盘。

    周凌三人昨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他们这次就是奔着神斧战宫的地盘来的。

    在听见许织炎说来的很有可能不是神斧战宫的人之后,别说荀文浩直接炸了毛,就连周凌的神经也跟着绷紧了。

    三个归元境修者贸然闯进敌对势力的地盘,找死都没这么找的。

    紧接着,远处山坡后面,有两道身穿血红色劲装的人影冲天而起,并且一眼就看见了周凌他们三个,朝着这里急速飞来。

    只是看这两人身上的衣服,三人心中便暗道不妙。

    血雨教的人!

    两个血雨教青年修者显然都有元海境的修为,数百米的距离,对可以御空飞行的他们来说,一点都不叫事儿。

    “你们三个,从哪来的?”血雨教青年葛祯俯视周凌三人,表情冷硬而狰狞。

    许织炎立刻上前一步,满脸堆笑,连口音都变了:“两位爷,俺们哥仨是从南河郡那边来的。”

    说着,许织炎伸手取出了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一点小意思。”

    葛祯见许织炎如此上道,眼中有一抹得意,但在接过储物袋简单探查之后,脸又拉得老长:

    “才几百块元晶,打发叫花子呢?告诉你们,这只够买你们一个性命的!”

    许织炎脸色大变,之后伸手一抹鼻涕,苦着脸道:“俺们仨都是归元境的修为,前不久俺三弟又因为逛窑子染了病,已经把元晶

    都花完了,就这几百块元晶还是借的。”

    神特么逛窑子染病!

    荀文浩心里这叫一个膈应,但也只能看许织炎一脸怂相地在那演:

    “两位爷,行行好,出门在外,大家都不容易……”

    “擅闯我血雨教地盘,本身就是死罪!”另一血雨教青年庄瑞冷声道,“若交不出元晶,便把其中两人的命留下!至于留谁,你们

    自己决定!”

    许织炎表情挣扎,停顿了一下,一脸肉疼地道:“这样行不行,俺这里还有一件祖传的灵级宝甲,刚修复好,都没舍得穿呢……

    ”

    “灵级宝甲?”葛祯的庄瑞双眼一亮,“在哪里,快点拿出来!”

    血雨教和皇室修者数量极多,不像神斧战宫走的是精英路线。所以,灵级宝甲这种东西,葛祯和庄瑞谁都没有。

    许织炎连忙点头,伸手一指荀文浩:“耗子,赶紧脱裤子!”

    给灵级宝甲跟脱裤子有啥关系?

    荀文浩有些懵逼,正不知道该怎么接呢,就见许织炎在葛祯扭头望向自己的那一瞬间,悄无声息地取出了白色骨棒,狠狠抡向

    了葛祯的后脑。

章节目录

圣灵武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列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列缺并收藏圣灵武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