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情所困……

    想到这四个字,俩人就觉得有点惊悚。

    秦云泽为情所困??这可比他们做噩梦要惊悚多了。

    “你的意思是,她要来圣星了?”东方宇也有些期待,“说起来下个月应该是圣星开始对外公开招生考试吧?她会来吗?”

    北轩皱眉,“难道她不是保送生?”

    根据之前他们对舒谣的情况调查, 又有后来秦云泽当家教,这舒谣没被保送不科学啊。

    “我可没在保送名单上看到她的名字。”东方宇否认。

    秦云泽原本还有些愉悦的神色忽然变得沉冷了下来。

    这种冷让东方和北轩俩人都感觉凉飕飕的, 不自觉的就闭嘴了。

    “你们俩要是闲得慌,就去处理你们毕业的事情。要么就滚回联盟去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秦云泽冷冷道。

    东方宇和北轩相视了一眼,当即便挺直了背脊,“是!”

    说完,俩人就跟逃命似的赶紧滚了。

    他俩和秦云泽是同一届圣星学院的学生,只不过不同的是,秦云泽的身份不仅仅是学生。

    在某种程度上,他还是教员。

    是出于老师和学生之间一种身份,但却比圣星学院的老师们在学生中的地位高多了。

    而对秦云泽来说,他的能力早就已经足够让他毕业了。只不过他依然留在这里,只要他在这里,这里就是他的地盘,他就依然

    是圣星的王。

    是圣星学院每个人都想要超越但却永远高不可攀的存在。

    他就是一座巅峰,没有人能攀登,也没有人能跨越。

    其实他早在之前就可以离开,只是,他在等,等另一个人,把他的位置夺走

    秦云泽身子转了回去,面朝落地窗。

    灰褐色的眸子里,涌动着一种难以抑制。

    两年前,她失约了。

    那么这一次,她还会失约么?

    秦云泽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忽然收紧,看着落地窗下的眸子也变得冷凝了起来。

    不过,没关系。

    他嘴角微微上扬,这一次是他给她的最后一次主动信守承诺的机会。

    他等了她两年,也给了她两年的时间去成长。

    他也信守着他自己的承诺——陪她一起成长。

    即便他不在她的身边。

    而这一次,如果……她又骗了他。

    秦云泽光是想到这里,就恨不得立刻飞到君国把那个小东西给直接绑过来,把她狠狠打一顿。

    之前他的愤怒就像是压抑着的洪水猛兽,而现在,他的愤怒却没有了那种毁灭和杀戮。更想的,只是想要把她捉过来。

    因为他知道,比起愤怒,他更想的是……

    见她。

    所以,这一次,若是她自己飞不出来的话,那么,他会亲手把她扔出来。

    长了翅膀的小鹰如果不愿意翱翔于天际,那么他就只能动手将这只小鹰扔出来了,或是——将她捆在自己身上。

    只不过,对于两年前舒谣的违约,依然成为了他心里未曾消失的一个黑点。

    因为,她答应了。可她,又失约了

    无论何种原因,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他的底线。

    但舒谣,却跨过了这个底线。

    所以,等下一次见面,他到底……要如何惩罚她呢?

    左耳上的金属耳钉泛起一丝冰凉的光,食指也轻轻的敲打在椅子的扶手,唇角也缓缓的勾了起来。

    天华国。

    一只黑猫猛地一下从房顶上窜了出来,跳到了一个墙头上,沿着边缘几个跳跃又跳到了另外一栋楼上。

    刚巧路过的一直小花猫,也停在了原地,看着那只黑猫,“喵~”

    软软的猫叫声响起。

    但是黑猫没有理它,几个跳跃就消失在了小花猫的视线中。

    小花猫歪了下脑袋,“喵?”

    这时候,一个小女孩儿才跑了过来,把小花猫抱起,“花花看什么?快跟我回家。”

    远处的黑猫回头看了一眼,“哎!本喵总是这么英俊帅气,吸引无数美猫呢喵。”

    感叹了一下之后,黑猫又是一跳轻盈的跳上了一处钟楼上。

    四只软软的肉垫走在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身黑色的油光滑亮。

    走到前面坐着的一个人身边的时候,它才挨着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在想什么喵?”

    “两年了。”零月忽然开口,语气里有着含着几分期待。

    “两年?”阿瞳没明白零月的意思。

    零月但笑不语。

    “这两年我们还是在被联盟追杀喵。”阿瞳伸出爪子洗了洗脸。

    从阿瞳跟在零月身边有自己的意识开始,他们跟联盟之间就是对立的。

    零月是联盟ssss级通缉犯,也是排在榜首的位置上。

    跟那个很强很强的男人,也是死对头。

    “为什么联盟要追杀我们喵?”阿瞳第一次发问。

    零月嘴角划过一丝冰冷,“因为,他们自以为他们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而我们,是破坏者。”

    他缓缓站了起来,冷笑:“因为在他们看来,维护这个世界,需要的,是秩序。而我们需要的是——自由。”

    说这句话的时候,零月周身的气场陡然变得凌厉,如无数寒芒从他身上迸射出来。

    他在厌恶,在愤恨。

    阿瞳虽然感觉到了零月的心情,但还是听不懂。

    反正不管零月是好人还是坏人,都跟它没什么关系。

    对阿瞳自己来说,零月是好人就够了喵。

    “不过现在,我更好奇另一件事。”妖孽般的俊容泛起一丝兴味,“不知道,那个跟我很像的孩子,现在已经成长什么地步了呢…

    …”

    两年前,那还是个含苞待放的少女,两年后,是否,已经娇熟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采撷了呢?

    而遇到那个女孩儿,也算是他这二十多年来,唯一觉得有意思的事情了。

    “阿瞳。”零月忽然开口。

    “喵?”

    “你还记得,那个说要把你炖了的女人么。”零月唇线挽起。

    猫咪的记忆其实并不是特别好,毕竟它的闹容量就不大,能够记住的东西也很少。

    不过所幸的是,猫咪每天并没有什么需要去记住的东西。

    它的世界尤其简单,所以对于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还是会记得的。

    比如,它记得有一个女人说过要把它炖了。

    可是她还是会每天给她带小鱼干。

    “喵?”阿瞳一下坐正了,“是小哈阿喵!”

    “是啊,是小哈啊……”零月勾了勾唇,目光所看向的,却是君国的方向。

    接下来,那个孩子,又会和他之间有交集吗……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真是令人,期待啊……

章节目录

重生之豪门枭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将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将离并收藏重生之豪门枭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