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着,顾聘婷的小鞭子又抽过来了。

    “你还没说,姜军医到底怎么样呢?”

    药童头皮一麻,立刻屏住呼吸。“姜军医很好,咱们军营里的人都喜欢他,就连将军都对他宠信有加!”

    这一次,枪头已经扎在了他的脖子上。

    “嗯?”

    药童,“!!!”

    这样也不行??我太难了!

    索性也不敢再评价了,药童一个劲儿的求饶。“对不起,求先锋饶了我吧!”

    顾聘婷哼了一声,“滚出去!”

    药童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跑了。

    等到了外面,药童才深呼了一口气新鲜的空气。

    活着真好!

    ……

    等到晚上,姜云竹来给顾聘婷诊断的时候,就看见药童见了鬼一样的站在外面,完全不肯靠近顾聘婷的营帐。

    看见姜云竹,那药童简直就要抱着姜云竹的大腿哭了。

    “姜军医,我愿意做牛做马,求您让我不要再照顾顾先锋了!”

    姜云竹,“……”

    “有那么可怕吗?”

    “特别可怕!”药童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般。

    姜云竹,“……我进去看看!”

    “姜军医,你也要注意啊!”药童友情提醒道。“顾先锋下午一直问您的名字呢,想来说不定还不肯放过你。”

    “知道了!你帮我端一下东西我们一起进去。”

    药童生无可恋,很想说,我不进去了!

    但是姜军医都进去了,他也只好跟着进去了。

    一进去之后,药童便直接站在距离顾聘婷最遥远的地方,目测那柄红缨枪刺不到自己。甚至,还很好心的对着姜云竹也使了眼

    色。

    但是姜云竹压根没看见,毕竟她是军医,离得太远的也根本就没法诊断的。

    只见,姜云竹走过去之后,先是对河顾聘婷施了一礼,不卑不亢的说道。

    “先锋,我来给您诊脉!”

    药童看了看床边的红缨枪,慌忙闭上眼睛。

    完了完了,这血腥的一幕就要发生了。

    可下一秒,便听见了顾聘婷温柔的嗯了一声,“辛苦姜军医了!”

    药童手一抖,手里的托盘都差点掉在地上。

    难道是幻听了?

    睁开眼睛,一眼便看见了顾聘婷正将手臂伸出来,递给了姜云竹。姜云竹拿了纱布盖了一下,慢慢的伸手过去诊脉。

    顾聘婷非但没有生气,甚至还朝着姜云的方向,娇羞一笑。

    药童虎躯一震,娘哎,我好想回家啊!!!难道顾先锋这是在酝酿更加恐怖的事情么?

    片刻之后,姜云竹诊断完毕,将纱巾掀开。

    “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但是切记不要生气,要心态平和一点。按时服药,过几日就会好起来的!”

    顾聘婷点头点头,声音嗲到不行。

    “好,谢谢姜军医。”

    药童,“……”同样的是人,为什么差别对待?

    姜云竹也察觉到不对劲了,感觉顾聘婷完全变了个人?难道是发烧没力气说话了?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伸手过去在顾聘婷的

    额头上探了一下。

    没有发烧啊!姜云竹狐疑。

    却没有看见,顾聘婷错愕的坐在那里,目光一直在她的手上留连,整个人更加的娇羞。

    确定没事了,姜云竹才开口。

    “我医帐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姜军医,你等一等。”

    药童脚步一顿,来了来了,这次要动真格的了。赶紧快走几步,以免溅到血!

    下一秒,顾聘婷已经从床上起来,对着姜云竹做了一个很标准的福礼。

    “谢谢姜大夫救命之恩!”

    药童,“???”

    没想到顾聘婷那么客气,姜云竹也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没什么的,举手之劳。”

    说着,顾聘婷已经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个东西塞到了姜云竹的怀里。

    “这个是我给你的东西,你收下吧!”

    姜云竹一愣,“这真的不必了,顾先锋你不要太客气。”

    “要的!”顾聘婷含糊道。“我们家里的规矩都是这样的,姜军医你不要太客气了!”

    姜云竹搞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她说是家里的规矩,只当是顾家家训比较高,对于救命恩人都要送东西的,便点了点头

    。

    “既然盛情难却,那我便收下了!谢谢你!”

    说完之后,便带着药童落荒而逃。

    等到出去了,药童都还觉得自己做了个梦。

    大帐外,天色渐晚。

    姜云竹缓了缓心神之后,便看见了梁泊昭站在那里。这几日边关又变天了,今天还下起了雪。

    梁泊昭显然已经站了很久了,肩膀上都已经积了雪花。

    小药童见状,立刻识趣的道。“将军找你怕是有事,我先去医帐去了。若是有重要的事情,我再去再去通知你!”

    姜云竹,“……好的!”

    瞧着小药童走远了,梁泊昭才迈开了步子大步的走过来,握住了姜云竹的手。

    “冷吗?”

    姜云竹倒是觉得还好,她怀着孩子,总觉得热的很。又刚从营帐出来,手心都还是暖呼呼的。

    “还好!”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风吹过。姜云竹下意识的打了个喷嚏……

    “……”

    下一秒,梁泊昭已经掀开了自己的大氅将她裹了进去,只露出一颗脑袋来。

    男人身上带着暖暖的体温,将姜云竹刚被风吹的凉意瞬间便卷走了。

    姜云竹舒服的缓了一口气,看着那漫天飘零的雪花。

    “若是还能和在家的时候那样,堆个雪人就好了!”

    梁泊昭蹙了蹙眉,“不行。”

    她现在身体情况特殊,若是正常怀孕的,或许他小心看着她一些,让她出去玩玩也是可以的。

    可是她不同,毒性刚刚解开,还不知道后续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再加上经历了前两日差点失去她的事情,梁泊昭实在是不敢犯险。

    姜云竹其实也就是说说,自己也知道轻重,便点了点头。“嗯,我知道的。”

    只是嘴上说知道了,眼睛却还不舍得放开这美景。

    梁泊昭叹了一口气,“走吧,我叫人准备了你爱吃的酱大骨,还有糖醋小排,煨了羊腿,先回去吃东西。”

    果然,一听到吃的,姜云竹的眼睛都亮了几分。

    “今日怎么有这样多好吃的?”这军营里,虽然军备齐全,但是这个天气外面不好运送军粮过来。

    他们都吃了好几日的素菜了!

    梁泊昭抚了抚她头顶上的雪花,轻描淡写的摇了摇头。

    “也没什么,总是要加餐的!”

    路过的警卫结实的翻了个白眼,明明是透支了将军以后一个星期的肉食,才准备了这一顿。

    瞧您这穷大方的!

    要是个女子就算了,偏偏还是个男人?你这是何苦呢?

章节目录

肥女翻身:神医娘子种田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北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徍并收藏肥女翻身:神医娘子种田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