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禹修被唐肃请去了县里之后,便带进去军营里面操练去了。

    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还要每天练功,练他最讨厌的刀枪棍棒。

    这样过了差不多半个月之后,陆禹修终于受不了了。想办法趁着有人送菜进来的时候,他叫人捎了一壶酒。拿好之后,准备去

    找唐肃摊牌。

    结果刚到了唐肃的营帐外面,就听见了里面唐肃和探子说话的声音。

    “太平镇发生了瘟疫,县太爷下令将他们封村了!您说的兄弟梁泊昭和他的娘子姜云竹也都被关在那个村里……”

    啪嗒一声,手里的酒瓶子掉在了地上。

    陆禹修冲进去,“你们说什么?姜云竹他们被封在了瘟疫村里面了吗?那可是我同生堂的大夫,我们帮着县里赠医施药,县里就

    是这样对待我们的?”

    陆禹修整个人很是崩溃,平日里那点温文儒雅的气质也完全没有了。

    唐肃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陆禹修,一时间愣在原地。

    等反应过来之后,唐肃才道。

    “你先别着急,我想办法派人去处置。”

    他是总兵,本来说好了,是只保一方平安,不会和县里的政权冲突的。所以也不好派兵过去,但是派几个人过去还是可以的。

    “我也去!”陆禹修喊道。“我要回去。”

    唐肃看他的心都跑了,便也松了口,“那你便回去吧!”

    陆禹修立刻便要出去,唐肃又道。“想不到我弟妹竟然在你的店里做大夫,真是有缘。那我这个做表哥的便劳烦你,多照顾照顾

    我弟妹了。”

    陆禹修身形一顿,总觉得唐肃意有所指。

    只是,这时候他心里一心想着瘟疫的事情,姜云竹的安全,也没有什么心思和他掰扯,便揭过去了。

    一路上,陆禹修心里都万般的懊恼。

    自己怎么就被唐肃骗去了?当时要是自己没去的话,在这镇上,哪怕是撕破脸也不一定保护不了姜云竹。

    也不会让姜云竹被关进了那种地方受苦。

    想到这里,陆禹修便又叫车夫,“快些,再快些。”

    一路颠簸,回到了太平镇的时候,陆禹修甚至都来不及回去药堂,便叫车夫去了那个传闻被封了的村子。

    村子外面哪里还有被封的痕迹?来来往往的人群也都平静的很。

    陆禹修心里一咯噔,难道是发生了更加严重的事情了么?

    正想着,便听见了三个走路的人在聊天。“姜大夫真乃奇人,感染上瘟疫……”

    陆禹修只听见了后面五个字,感染上瘟疫。

    他一把拉住了那个人,焦急的询问。“姜大夫在哪里?她感染上瘟疫了?”

    那路人被他的样子吓得愣了一下,才指了指前面的那个院子。“在那里,姜大夫她是感染上瘟疫了,可是……”

    她已经好了啊!

    只不过,话还没说完,陆禹修已经跑远了。

    一路跑到了那个小院子门口,陆禹修焦急的推开门,一眼便看见了姜云竹正在院子里晒被子。

    肉眼可见,她确实瘦了。

    张了张嘴,陆禹修慌忙走过去,“姜大夫!”

    姜云竹回头看她,眸子里带着灿烂星辰。

    “陆公子回来了?”

    陆禹修点头,刚想问你怎么样了?便看见了梁泊昭从里面出来。宽阔的肩膀上,扛着一条棉被。

    “不是叫你不要动的吗?这些东西我来收拾就好了!”

    “我不是好了吗?这被子晒一晒有助于杀菌。”

    “好了,别动了。我来吧,你坐下。”

    梁泊昭说着,便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身后变出了一个椅子来,递给了姜云竹。

    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温馨又舒服。

    陆禹修怔怔的站在那里,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第三者。

    原来,不管是什么,都在乎一个先来后到。迟来的人,终究已经是错过了。

    正想着,梁泊昭看见了陆禹修。

    “陆公子?”

    陆禹修恍然回神,“哦,我从县里回来,听说了瘟疫的事情就赶来看看。看这样子,姜大夫已经处理好了一切了。那我便放心了

    !”

    “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这次吴大夫他们也都帮了不少忙了!”姜云竹道。

    陆禹修看着她灿烂的笑脸,心情稍显复杂。

    看着她高兴又是高兴,又是忧伤。高兴的是,她过的好。忧伤的是,那不是因为他。

    “这些我都知道了!听闻姜大夫你也感染了瘟疫了,好多了么?”

    “哦好多了!”姜云竹道,“再过几日我就可以去正常工作了。”

    岂料,姜云竹的话刚出口,便遭到了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阻止。

    “不可!”

    姜云竹,“……”

    梁泊昭一把握住了姜云竹的胳膊,“你身体还虚弱,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

    “可是……”姜云竹迟疑。

    陆禹修也忙道,“梁兄说的对,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至于药堂那边,还有孙大夫呢!”

    姜云竹见状偷偷的睨了梁泊昭一眼,只见他也正看着自己,满眼的担忧。

    心下终究还是软了,她点了点头。“那好吧。”

    两人的对视,在陆禹修的眼睛里,便是眉目传情。他心下苦闷,便道了一声告辞,转身出去了。

    姜云竹继续将剩下的被子和一些东西都拿出来晒了晒。正忙着,陈老婆子从厢房里面出来,“姜大夫,多谢你了。这些事情,你

    放在那里我来做就好了。”

    经过了一阵时间的调理,陈老婆子的身体已经好起来了。如今家里一些轻巧的活计,也都可以起来做了。

    姜云竹摇了摇头,“这又不累,我收拾好这些之后,也该回去了!往后若是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去同生堂找我。”

    前后半个月,瘟疫基本都消除了,姜云竹也是该回去了。

    陈老婆子一阵不舍,“这就走了吗?要不多住几日也是可以的!”

    姜云竹摇头,“家里还有事呢!”

    陈庄听说姜云竹要走了,也慌忙跑过来央求。“姐姐别走好不好?庄儿舍不得姐姐。”

    姜云竹失笑,“可是姐姐离开家太久了,家里的人也都该担心了!”

    “哦。”陈庄有些小失望,虽然应了但是手还是拽着姜云竹不放。

章节目录

肥女翻身:神医娘子种田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北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徍并收藏肥女翻身:神医娘子种田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