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公子?”姜云竹又叫了一声,陆禹修才终于回过神来。

    “什么?”

    姜云竹扶额,“你方才不是说要管吗?我想问问你的想法是什么?”

    陆禹修轻咳了一声,“哦,是这样的。我们同生堂本来也是药堂。现下天灾人祸,我建议我们不妨对于那些看不起病的病人,赠

    医施药吧!”

    掌柜的立刻表示异议。

    “可是公子,我们并不知道到底谁才是需要帮助的人啊?万一有的人明明不需要帮助却来这里乱来怎么办?”

    掌柜的是商人,他每天关心的就是店铺里的盈利,这么问其实也是很合理的。

    陆禹修抿唇,看向了姜云竹。

    “姜大夫,你怎么看?”

    姜云竹,“???”

    “这不是陆公子你自己说要做的吗?怎么问起我来了?”

    陆禹修唇角微翘,“因为姜大夫聪明,我相信你一定能想出好办法来。”

    姜云竹,“……”

    以为来两句彩虹屁就要自己当牛做马了吗?

    可偏偏,他说的是要给百姓做好事。想到昨天下午在镇上看见的那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小男孩,她突然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了。

    陆禹修既然有多余的银钱,不管他是想要做营销,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但是结果,总是真的帮助了别人的。

    姜云竹便不去纠结什么当牛做马的事情了,想了想她说道。“不然,我们找官府帮忙吧?官府有每一个人的户籍,只要他们派人

    往那里一坐,其实即便是不拿出户籍,那些心里有鬼的人也都不敢来闹事了!”

    更何况,她今早看那县丞也是很忧心的。他要是知道了,肯定愿意。

    陆禹修闻言,欣赏的看着姜云竹。他就说她聪明么?这样刁钻的法子都能想的出来。

    “就听你的吧!掌柜的,你去安排!”

    掌柜的哭唧唧,你不是说你的表弟是县太爷么?你怎么不去安排?

    只是这话他可不敢说,他也知道上次陆禹修说表弟是县太爷是故意堵那个于大郎的嘴的。

    陆家的亲戚,要么就是顶级的商人,要么都在京城里当大官,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县太爷?

    ……

    晚上,姜云竹将这件事当做笑话一样和梁泊昭说了。并且随口的评价了一句,“想不到陆公子为人还不错?”

    下一秒,便感觉到正在看唐肃来信的梁泊昭脊背微微僵硬。

    不等姜云竹再一次开口,梁泊昭已经放下了手中的账本,将姜云竹揽入了怀中。

    “你说的陆公子,是同生堂那位陆公子?”

    “是啊!”姜云竹点头,她一向是有一说一,心思比较单纯。

    梁泊昭沉吟了片刻,旋即又道。“听闻那陆公子不喜练功?”

    姜云竹含糊的点了点头,“仿佛是。”因为有一次好像是看见了吴先生和陆禹修在后院里切磋剑法。最后,陆禹修暴走,说自己

    再也不要碰这破玩意儿了!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了他?”

    “无事,只是随口问问。”

    说罢,又将姜云竹身上的被子裹好。“快些睡吧,明日你还要赠医施药,太辛苦了!”

    姜云竹点了点头,也确实是困了,便闭上眼睛休息了。

    等姜云竹睡着了之后,梁泊昭才拿出了一张白纸给唐肃回信。

    “听闻你与陆家私交甚好,陆家二公子现下就在太平镇。前次他不小心跌入山中,想来是武功不济的缘故,兄长若是有心,不妨

    请他一叙!”

    写好字后,梁泊昭将信封封起来,才满足的回到床上抱着姜云竹进入了梦乡。

    翌日,姜云竹心里想着赠医施药的事情,吃了饭便要往街上赶。

    刚到了村口,就看见了赵春花被梁大柱和刘氏推搡出来。

    “滚!以后你再也不是我梁家的人了!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赵春花蓬头垢面的,头发被撕扯的不像样子,身上的衣服想来也是被换过了,之前那半新不旧的衣服都没了,现下穿的是补丁

    摞补丁!

    看见姜云竹,她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怨恨。

    “你高兴了?看见我成了这个样子,你终于满足了吧?姜云竹,你好狠的心啊!”

    姜云竹不置可否,“我不是没有给你机会,但是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既然是自己选的,和别人狠心不狠心有什么关系呢?即便

    不是我,还会有其他人。只要你自己一天没有想通,那么还会有下一个这样对你的出现,你好自为之吧!”

    更何况,姜云竹觉得她被休了,其实也不是坏事吧?

    梁大柱那样的人,整日对她打骂不休,如果她自己心里想通了,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放下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

    只是,对于赵春花这样的人,她也只能言尽于此了。至于她能不能自己想通,只能看天意了!

    到了镇上之后,同生堂门口的棚子已经开始搭棚子了。

    掌柜的动作很快,和县衙那边联系了之后,县衙便立刻找人来配合了。

    姜云竹正看着,陆禹修有些烦闷的从后面走出来。

    “东西不必带很多,真的以为我要在那里住上十天半月么?”

    吴先生捋了捋胡子,脸上带着憋笑的表情。

    “这位唐总兵,严格说起来真的是你的表亲呢。既然他主动的问过了夫人邀请你去,那你就去。顺便也跟着他练练你的剑法!”

    一说起剑法,陆禹修的脸拉的都要比面条还长了。

    “吴先生……”

    吴大夫顿时闭了嘴,“好,好,好。我不提这个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过吴大夫没说过的是,到了那种地方,练不练已经不是你自己可以决定的了。

    “陆公子是要出门?”姜云竹好奇的问道。

    陆禹修一回头看见了姜云竹,心里的闷气稍稍好了些。

    “嗯,是要出门一段时间。赠医施药的事情,你和吴先生盯着些。我相信,有你……们在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其实他本来是想说,只要有你在的。但是,说出来之后总归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便生生的加了一个们字。

    姜云竹点了点头,“好!”

    然后便目送着陆禹修一步三回头的走了,陆禹修到了马车上的时候,都还在挣扎,不想去。

    可他是孝子,表哥拿母亲的话来压他,他不能不去。

    只是奇怪了,这个表哥这么多年都联系不到几次,怎么突然间就想起来叫他去了?

章节目录

肥女翻身:神医娘子种田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北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徍并收藏肥女翻身:神医娘子种田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