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打了周婉儿挺爽的,但是一想到还是没有能解决问题,姜云竹的心里还是郁闷的很。

    算下来,从北方到这里,她们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的时间了。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二十多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每过一分钟,梁泊昭他们就会多一点危险。

    姜云竹心急如焚!

    看样子,要走太子这条路是很困难了,姜云竹想着,不如直接放弃了。换一条其他的路……

    正想着,前面突然有人哎呦一声倒在了地上。

    古往今来,看热闹大概是人类的天性。不过是顷刻间,那个地方便被人包围住了。

    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的。

    从人群中,勉强可以看见那个人的症状,口吐白沫,干咳不止,脸上还出现了紫绀。

    姜云竹和顾聘婷对视了一眼,“哮喘!”

    医者父母心,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便拨开了人群,“麻烦大家退开,给病人一点新鲜空气好么?”

    有人提醒道,“你们两个是外地来的吧?这京城里近来经常有故意倒地不起的,你若是扶了,小心被讹上了!”

    “就是,我表姑的二姨妈家的堂弟本来是京郊的富户,因为扶了个老太太,现下已经出去要饭了!”

    “真是太惨了!”

    “闭嘴!”顾聘婷呵斥了一声,将那老人抱起来。

    “看样子像是过敏性的,这个天气太干燥了,灰尘多,很容易引起过敏。我们赶紧带他去封闭的地方缓解一下。”

    “去同生堂吧!”姜云竹看见了前面有家同生堂,又是药铺,很方便。

    顾聘婷点头,两人立刻带着老人家过去了。

    ……

    进了同生堂,姜云竹还没来得及解释,药童便已经率先开口。

    “是姜大夫?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么?”

    姜云竹震惊的看着那药童,现下也来不及多问,便直接叫药童给安排了一个小房间。

    将那人放进去之后,姜云竹又立刻开了个宣肺通窍的方子递给了药童。

    片刻之后,药童便将药熬好了端进来了。那老人家喝了药之后,症状才渐渐好转了起来。

    姜云竹松了一口气,这才转身去找药童。

    “多谢帮忙,你看下需要多少银两……”

    药童连忙摆手,“姜大夫您言重了,能够帮助姜大夫是我们小店的荣幸!您千万不要再提银钱的事情了,若是我们公子知道了,

    那可就不得了了!”

    姜云竹一愣,“陆公子?”

    “是啊!我们公子不仅是在这里的同生堂交代了,全南朝的同生堂都发了画像交代了,姜大夫是我们同生堂最尊贵的人,若不是

    有姜大夫您这样的好大夫,我们同生堂也不可能发展到今日的地步。

    所以,公子说了,不管任何时候,姜大夫您需要什么,我们一定办到!”

    姜云竹心有戚戚,“那你们陆公子现在……”

    “我们公子现下已经回到京城了!同生堂发展的好,老爷对公子也赞赏有加!”

    这样,姜云竹也算是安心了。

    “谢谢你!”

    回到房间之后,那老人家已经醒来了。

    因为咳嗽太久了,老人家的声音有些沙哑。“是你们救了我?”

    “举手之劳。”姜云竹笑道,“您是过敏性哮喘,往后在这样的天气还是尽量少出门,以免被感染。这是我自己开的一个方子,或

    许对你的症状有所缓解,你拿回去试试看。”

    老人家接过了那个方子,不免又问了一句。

    “你们救了我,想要什么?”

    姜云竹和顾聘婷摇了摇头,“不必,只是举手之劳。你的家人呢?不如我们帮你通知你的家人,让他们来接你回去?”

    老人家摆手,“不必了,我们约好了稍后在前面那里等,你们若是有事,不必管我了!”

    饶是如此,姜云竹还是又叮嘱了一下方子的事情,才和顾聘婷一起出去了。

    等走了老远,顾聘婷才好奇的感慨。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老人家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姜云竹没吭声,她心里盘算着另外一件事。

    脑中灵光一闪,她一把握住了顾聘婷的肩膀,将她掰过来对着自己。

    “聘婷,我们想办法去找皇上吧!”

    太子现在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一人独大。她们只能找皇上告御状了!

    顾聘婷皱眉,“可是,皇上生病了,好久都不管朝政了。要不然太子也不敢像现在那么嚣张!我们若是贸然去找皇上,说不定还

    要被太子治罪,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顾聘婷的顾及很对,因为她是军营的人,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太子抓住了把柄反而对前线不利。

    姜云竹沉默了,顾聘婷又道,“没关系的,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

    塞外黄沙漫天,北风呼啸。

    军营前面的空地早已经长满了荒草,从前每天都能听到演武场上大家演练的喊声,如今也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一点动静。

    姜云竹顺着荒草,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了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静静的站在那里。

    她心下一凛,慌忙喊道。“梁泊昭。”

    男人转过头,露出了饿的皮包骨头一样的脸。再一看,旁边的草丛里,每一个将士都饿的皮包骨头,浑身无力。

    军医,药童,副将,士兵,那些都曾经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啊!

    耳边响起了地方的军号声,有人喊道。

    “敌军来进犯了!”

    饿的皮包骨头的将士们,又挣扎着爬起来。

    姜云竹想要阻止他们,可是那些人直接从她的身边穿过去,她完全触摸不到,也阻止不了。

    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把一把冰冷的刀穿透了他们的胸膛。

    姜云竹打了个冷战,从睡梦中惊醒。

    然后,她便再也睡不着了,坐在那里想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她毅然换上了女装,一个人出了顾家的大门。

    她已经豁出去了,不管结果如何,她不能坐以待毙。即便是皇上要杀了她的头,她也认了!

    国破家亡,若是梁泊昭没有了,她们这个小家也自然不复存在了。

    太子或许会拿顾家开刀,但是现在,她是姜云竹!和什么人都没关系!她不怕!

章节目录

肥女翻身:神医娘子种田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北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徍并收藏肥女翻身:神医娘子种田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