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多平米的仓库房内。

    楚月全神贯注凝视着这一条从自己腰后生长出来的虎纹尾巴。

    这条尾巴是可能找到自己为何变成这副模样的关键线索。

    可是,有关于昨天发生的一切,他记忆中只停留在被昨天夜里被那名不知姓名的年轻女人强行灌入蓝色液体而已,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一无所知。

    紧接着,楚月松开了这条无法从中推理出真相的虎纹尾巴,垂下头来观察自身,唯独发现全身上下只有上身的这一件短衫破了口大洞和沾染了大量鲜血,血液已经凝固呈深红色,说明时间不会低于两个小时。

    从短衫破了一口大洞和沾染大量鲜血的情况来看,楚月认为自己的腹部可能被捅穿过,至于为何腹部一点损伤都没,就难以圆其说了,不过,身在末日时代,什么东西事情都可以圆其说就有怪了。

    他很快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仓库房,破烂不堪的机器设备连成一片倒戈在地,这些机器设施的外铁部分被溶解成块状物,内里的电路板和线有大面积焦黑的痕迹,粘稠的蓝色液体少有的散布在房间的角落,那名年轻女人手里紧紧抓着一个银色密码箱死在当场。

    这名女人死前头磕在了墙壁上,从墙面留下一条长长的明显的鲜血拖痕可以精准的判断出来她那时候是已经死期将至。

    楚月蹲下身子去嗅着这名年轻女人的体香,一股微妙的花香水味和一股子尸臭味缠绕在一起吸入鼻孔中,这不得不让他捏住了两侧鼻翼急忙闪开。

    “好臭的味道。”楚月感觉到体内一阵恶心,若非想要了解昨天的情况他绝对不会在这个女人面前逗留一分一秒。

    紧接着,他强行将这名年轻女人翻身掀了起来,目的是为了探索这名女人身上隐藏起来的秘密。

    就凭她身穿着酷似科学家一样造型的服饰,来路不明的身份,以及建造了这么科幻的机械设施,最重要的是,她临死前说了一句令他感到莫名其妙且骇人的话,这么多个疑点汇聚成一条线索,不去探寻的话是绝对吃大亏的。

    “死了还要脱掉你的衣服,我...我可不是为了贪图美色哦,这一切都是为了弄清楚为什么我会变成这副模样,抱...抱歉了!”楚月利索的脱掉这名女人身上的白大褂和内衣内裤。

    当这名女人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楚月的面前时,他很快就惊人发现这名年轻女人裸背上印刻了两个具有西幻风格的魔法阵印。

    左边阵法标记有点像是镰刀。

    右边阵法标记有点像是铁锤。

    楚月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瞪大眼看了一遍,还是完全看不懂其中的含义,接下来再把她翻了个身看来一遍以后,发现除了女人该有的特征以外别无异样,最后以绅士且有礼貌的方式将粉色内裤和粉色罩罩给她重新穿了上去。

    至于那一件银色的密码箱子,楚月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强行将她发硬的指头掰弯了才取出来的。

    密码箱并没有设置密码,或许是在要死的情况之下来不及设置密码,箱子两角简单加装了两个扣子,轻松拉起扣子之后,箱子里的物件就呈现在他眼中。

    一本厚重的书。

    一枚黑色的戒指。

    楚月先拿起了厚重的书,书封表面是硬板且有烫金雕琢,细节很是丰富,翻开了几页以后,发现只有第一页界面有一幅以抽象方式用蓝色笔画出来的老虎图,其它页面全然一片空白。

    楚月再拿起了箱子里的最后一枚黑色戒指,围绕戒环的是常青藤的雕刻点缀,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特色,而且金属质感十分粗糙,在他戴上左手无名指上的第一感受就是如此。

    “我记得昨天从一楼底下传来可怕的躁响,那头大老虎应该有追来才对,怎么现在这么安静呢?”楚月看了眼仓库内发现没有别的线索,拿起了厚重的起身从内往走廊方向走。

    刚要踏出门槛,发现左脚粘黏了一些稀碎的白色物体,他拔取以后捏了捏,细细斟酌猜想是什么东西时,嘴里溢出了唾液,肚子犹如潮水般翻流滚动,饥饿感传遍了全身,手不由自主地将这些白色碎状物往嘴里塞。

    就在要完全放入嘴里面的时候,楚月顿时惊醒,立马将这些东西丢在了地面上,心脏莫名跳的飞快,不禁自言自语道:“什么嘛,肚子饿了连这种玩意都想要吃了,看来必须下楼找些零食来吃呢。”

    楚月沿着走廊往楼下走,当发现楼梯道被摧毁压在了陈列柜上,各种食品物件纷乱散落一地,这不由得他想到昨天那头大老虎应该有上来二楼袭击的可能,但是现在的他身上没有少一块肉,反而还长出了一条尾巴,实在是太奇怪了。

    叽里咕噜......

    这个瞬间,楚月肚子发出了回响,虽然没有人,他却还是不禁红了脸,还是决定先把肚子给填饱再说,然后他找准了其中一个落点较好的陈列柜,鼓起了勇气跳来下去,这也是他半年以来做的最完美的一次着地。

    随后,他从陈列柜上落在了结实的地面上,一眼扫过去,全是自己喜欢吃的零食,从这条道到尽头,还有丰富的肉类,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晚上架火烧烤,想到这里他就已经兴奋不已,随手先拿起了一包薯片,不受因为没付钱而带来的负罪感制约,扯开了包装袋以后伸手取出了一片。

    “青瓜味的薯片才是最好吃的。”楚月说完,喜笑颜开地将手中的薯片塞进嘴里。

    一口咬下去之后,楚月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腹部倒流,瞬间从肠道逆流冲出一团呕吐物,整个人虚而无力的载倒在地面上,再次看了一眼以为下了毒药的薯片,只是看一眼,腹部奔涌的就愈发剧烈,他强行的捂住嘴巴,痛苦到的眼泪不禁狂流。

    “好难吃啊,为什么会这样...?”楚月完全想不明白。

    这时候,二楼突然传来嘎吱嘎吱不停作响的脚步声音,当他忍受着恶心犯呕,扭过头去看的时候,那一名年轻女人已经化身为丧尸,倒挂在断梯处凶怒的瞪向自己。

章节目录

我在女尊世界杀丧尸那些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烟花易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花易燃并收藏我在女尊世界杀丧尸那些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