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羽沉默片刻,他的大脑有些宕机。

    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什么叫我牺牲了?”唐羽嘴角一阵抽搐,在沉默的半分钟里,他已经差不多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推演了出来。

    “我说怎么摩尼亚赫号没在江面上等我,原来是那些混蛋以为我死了!杀千刀的家伙们,等我回去一定要你们好看。”

    唐羽在心中挨个把那群丢下他的混蛋们问候了一遍。

    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唐羽轻声对电话里说道:“师兄,别睡了!快醒醒,我长江海事局的工作人员扣下了,快通知学院的群混蛋赶紧来救我!”

    电话那头先是如同死一般的寂静,然后一阵噼里啪啦的下床声和杂物落地声传了过来,隐约还夹杂着芬格尔的求饶声。

    “师弟啊,师兄知道你死的冤枉!你别来找我啊,去找曼斯,是他负责这次任务……师兄明天给你多烧点纸钱过去,别亏待自己,在那边过的好点!”

    唐羽:“……”

    大哥!你是德国人啊,怎么说话一股子华夏神棍味道!

    唐羽嘴角又是一阵抽搐,花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让芬格尔勉强接受了自己没死这个事实。

    “师兄,那你速度快点,我先挂了……”唐羽最后交代了一句,然后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至于为什么挂这么快,当然是因为坐在对面的中年男子,脸色已经黑得跟锅底一样了。

    再看一看手机短信,华夏联通已经发了好几次信息。

    从第二条开始,每一条都是手机欠费通知……

    国际长途嘛,收费贵一点很正常。

    ……

    世界的另一边,坐落于芝加哥郊区的卡塞尔学院。

    时值凌晨五点半,卡塞尔学院刚刚解除了紧急状态,熬了大半夜的学生教授们走进宿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今天,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大部分人才刚刚闭上眼睛,学院的广播里就传来了一个青年欢快的叫喊声。

    “女士们先生们!这里是学院的狗仔芬格尔,请停止你们的睡眠,我们的英雄……没有牺牲!”

    对于沉浸在哀凄中的学院来说,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值得振奋的消息。

    而其中最为兴奋的,莫过于古德里安了。

    这个小老头连睡衣都没有来得及换,他穿着拖鞋,展现出了与年龄不符的敏捷姿态,一溜烟的就从宿舍跑到了广播室。

    他一脚踹开大门,拽着芬格尔的领子恶狠狠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对于古德里安教授,芬格尔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无奈的举起双手,“我以我最强狗仔的信誉担保,这件事情是真的!他刚刚还给我打个电话,差点把我吓了个半死。”

    “那还等什么?快点让曼斯小队去把他接回来啊!”古德里安吼道。

    “这个……还有点小麻烦。”芬格尔挠挠乱糟糟的头发,“唐羽被长江海事局的工作人员扣住了,我们可能需要学院的支援。”

    “这个简单。”古德里安一拍桌子,“我这就去找昂热校长。”

    两边的人马折腾了好几个钟头,才终于把唐羽从长江海事局的拘留所里捞了出来。

    临走的时候,唐羽还不忘嘱咐来接他的工作人员帮中年男子垫付一下严重透支的话费……

    毕竟人家怎么着也算得上是唐羽的救命恩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总归有些不讲道义。

    这次来接唐羽的并不是校长心爱的“种马”客机,而是另一架不知名的红色客机。

    考虑到唐羽还是个伤员,所以这架客机主打的并不是速度,乘坐体验非常优越。

    在天上飘了十几个小时以后,唐羽终于再一次回到了卡塞尔学院!

    这一次走的是校长特批通道,所以中途没有转乘cc1000次列车,飞机直接载着唐羽降落到了卡塞尔学院的跑道上。

    刚一下飞机,还没等唐羽好好呼吸一下山间的清新空气,毫无防备的他就被几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按倒,放到了担架上。

    “你们干什么?我没病啊!”唐羽挣扎着想从担架上起身,但看起来……他并不是几个从海豹突击队退役的彪形大汉的对手。

    “唐羽先生请放心,我们医疗部处理伤员是专业的!”为首的彪形大汉回过头,对唐羽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那一口大白牙在大黑脸上,显得分外耀眼。

    唐羽最终还是被送进了医疗部……

    在充满高科技感的医疗部里,一群彪形大汉非常亲切地帮唐羽检查了身体。

    检查结束后,唐羽生无可恋的躺在病床上,嘴里冒出了白魂。

    一身腱子肉的强壮医师看着手里的检查结果,脸色阴沉,“你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这次你必须要在床上躺一个月,校长和曼斯教授那边我会亲自和他们去谈。”说完,医师又语重心长的劝道:“你还年轻,不要因为一些小事把自己的身体搞垮!”

    说完,医师没有给唐羽半点反驳的机会,潇洒的收拾好纸笔,一溜烟地转身离去。

    留下唐羽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满脸懵逼。

    壮汉医师前脚刚走,穿着花西装、打着花领结的昂热就满脸笑容的推门走入。

    他走到唐羽床边,轻轻的拍了拍唐羽的肩膀。

    昂热:“小伙子干的不错!”

    唐羽:“哪里哪里,校长过奖了。”

    一顿娴熟的商业互吹以后,昂热坐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从病床旁的果篮里拿出一个非常饱满的苹果。

    “要不要吃个苹果?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昂热没等唐羽回话,直接就从袖筒里掏出折刀,非常娴熟地削起了苹果皮。

    只是过了片刻,一串非常完美的苹果皮从昂热的指尖掉落,剩下的果肉则被唐羽毫不客气地放到了嘴里。

    “其实我吃苹果更喜欢连皮吃来着。”

    “那下次早说啊。”昂热温和的笑着,整个人身上的气质就如同邻家慈祥的老爷爷一样,毫无攻击力。

    但要知道,这可是引领了一个时代的屠龙者。

    要是说他毫无攻击力的话,连鬼都不会相信……

章节目录

人在龙族已娶绘梨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高将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将军并收藏人在龙族已娶绘梨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