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格尔罕见的穿上了一身黑色正装,打理好了头发,混在人群里低头默哀。

    “师弟,一路走好,师兄会为你报仇的……”

    他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气势,现在的场景又让他想起了当年,面对同伴的死亡,当年的他也是这样的无力与愤怒!

    很难想象,这个平日里异常颓废的青年竟然会有这样杀气腾腾的一面。

    唐羽的“牺牲”让整个学院都笼罩在了一片哀愁的氛围之中,每个人胸前都插着一朵白色的鲜花,用以寄托自己的哀思。

    而作为唐羽名义上的导师,古德里安更是哭得梨花带雨,好不渗人……

    但他们绝对想不到,在他们为唐羽举行葬礼的时候,葬礼的主角还在地球的另一边活蹦乱跳呢。

    另一边,三峡大坝。

    此刻,三峡这边下起了暴雨。

    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打在人的身上,生疼生疼的。江面上看不到哪怕一艘船,这种恶劣的天气,船只都已经被工作人员疏散到了港口。

    连同摩尼亚赫号也是!

    迎着瓢泼大雨,唐羽正在空无一船的江面上一脸懵逼。

    “摩尼亚赫号呢?怎么不见了?难道是被长江海事局扣下了吗?”唐羽非常恶意的揣测着。

    唐羽现在还没有发觉,他正面临着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联系不上学院了。

    他身上所有可以用来通讯的装备全都已经报废,就连由高强度合金作为外壳的通讯仪,也在激烈的战斗中变得破破烂烂。

    现在的唐羽……基本上和街上的乞丐没什么两样。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他现在正面临失血过多所产生的症状。

    眼前的场景一片模糊,两腿也开始发软起来,拼着最后的一点力气,唐羽拼命的游到了岸边。

    在倒下前的最后一刻,唐羽隐约看到了不远处似乎有光芒闪过。

    ……

    不知过了多久,唐羽在一个有些阴暗的房间里悠悠转醒。

    他身上狰狞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受伤的地方打上了绷带,手臂上也挂上了营养液,除了伤口还有点痛、身体还有些虚弱以外,唐羽感受不到任何不适。

    唐羽费力的直起身子,环视四周,房间里灯光昏暗,他自己的手臂也被拷在了暖气片上。

    面前,是一排密密麻麻的青灰色铁栏杆,这些玩意在电视剧里经常出现,对,没错,就是铁栅栏!

    看起来……唐羽被抓了。

    说真的,唐羽两辈子都生活在耀眼的红旗之下,作为新社会的五好青年,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

    花了约莫两三分钟弄清楚状况以后,唐羽不得不接受自己被抓了的这个现实。

    仔细想想,被抓也是必然的事情!

    唐羽低头看了看,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下数十处,再加上那柄已经不知所踪的天玺瑞宝,看起来妥妥的不是个好人。

    要是这都不被关起来,不是有个好爹就是执法人员玩忽职守!

    咔嚓……

    楼道尽头的铁门忽然传来一声轻响,唐羽打了一个哈欠,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睛。

    他面前站着一个脸型方正的中年男子,这货穿着骚气的黑色风衣,戴着墨镜,脸上还有一道非常明显的刀疤,看起来非常有气势。

    中年男子进入房间之后一言不发,只是用一种平淡的眼神盯着唐羽,试图用自己身上的煞气恐吓面前这个浑身是伤的“恶棍”。

    但毫无意外的,他失败了。

    唐羽是谁?那可是卡塞尔学院的高材生啊!

    连昂热那仿佛要燃尽一切的龙威他都直面过,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的煞气……只是毛毛雨罢了!

    五分钟以后,中年男子放弃了。

    因为他有些悲哀的发现,唐羽非但没有露出半分恐惧,反而还有点想笑的感觉。

    感觉自己丢了面子的中年男子脸色一沉,使劲的敲敲面前的桌子,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说,你是谁,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阿sir!我我是良民呀。”唐羽投降般的举起双手,一脸正色的说道。

    “见鬼的良民。”中年男子非常不屑的撇撇嘴,“穿着专业的潜水装备,身上那么多伤口,还带着管制刀具……长得贼眉鼠眼,也不像个好人!你是不是想到江底去打捞我们的国宝!!!”

    唐羽:“……”

    这是人身攻击吧,这绝对是人生攻击吧!

    “你才长得贼眉鼠眼,你全家都长得贼眉鼠眼。”唐羽在心里把中年男子的全家都问候了一遍。

    见唐羽沉默着不说话,中年男子认为自己已经猜到了真相,趁热打铁的继续说道。

    “把你同伙都交代出来,我会给你争取宽大处理的!在里面好好改造,出来重新堂堂正正的当个好人!”

    唐羽又是一阵沉默。

    “阿sir,交代同伙可以,不过你先要让我打个电话,我让他们来这里自首。”

    “别耍花样,我全程都盯着你呢!”男子将信将疑的从口袋里掏出小灵通,放在桌子上,然后又补了一句。

    “如果你想给你的同伙通风报信的话,最好想好后果……”

    “放心,放心!我可是大大的好人。”唐羽拍拍胸脯,然后拿起了小灵通。

    等到唐羽开始拨号的时候,他才忽然想起,自己好像还不知道学院里那些教授的号码。

    而他现在记着的,与卡塞尔学院有关联的号码,只有芬格尔和路明非的。

    给好兄弟路明非打电话是个好选择,但按照时间,唐羽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路明非入学的消息,就这么打过去不太好解释。

    思来想去,唐羽还是决定给自己的废柴师兄打电话。

    拨通电话,唐羽才发现,中年男子设置的电话铃声竟然是一首土味情歌。

    欢快中带着土气的声音回荡在拘留室里,唐羽和男子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终于,电话接通,这里的尴尬氛围才被终结。

    唐羽还没开口,电话的另一头就传来了芬格尔骂骂咧咧的声音。

    “这是哪个混蛋!凌晨五点给我打电话,不知道人家师弟刚刚牺牲,现在心情很不好吗?”

    “有话快说,小心我顺着信号爬过去锤你。”

章节目录

人在龙族已娶绘梨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高将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将军并收藏人在龙族已娶绘梨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