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如也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欺-上-身的男人,这感觉太久违了。

    她脑海里闪现出前世很多这种画面,思维都不知道跳脱到哪里去了。

    陵长空退开些来,两个人之间隔开了几厘米。

    他心里痛骂着自己,怎么就WEN上去了呢?陵长空,你自以为傲的自制力呢?陵长空,你也太龌龊了吧,交往没多久,你就忍不住了,人家那么信任你,你却欺负她,怎么办,小女人会不会被他吓到啊!

    安如也此刻全身都是湿透的,头发都还在滴着水,跌落在座椅上渲染出一点点晕色。

    车里的温度逐渐暖了起来,可她的脸色还是不好,苍白极了。

    陵长空眼里满是心疼,他左右找了找,也没找到毛巾之内的东西。

    突然陵长空向还看着他的小女人伸出了手,不是很果断,有些犹犹豫豫的,那动作似乎是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可是可能是安如也的眼神太过单纯直白,竟让他一时不敢直接上手了。

    平时做事果断,说一不二的陵长空,这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小女人看起来还是有些愣愣的,眼睛也不眨地看着他,似乎没反应过来。

    他们两个人就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画风突变,看起来有些滑稽起来。

    “咳咳咳……”安如也低头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此刻她嗓子有点疼,身子有点羸弱,但是这都是正常现象,最多在虚弱一会儿,她就恢复了正常了。

    “你怎么样?”突然陵长空将自己的头向安如也送了过去。

    安如也看着逐渐放大的俊脸,心里不由得一紧,心里的欣喜若狂的感觉一直在撞击着她的心,扑通扑通的,似乎要从体内跳出来了。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安如也一下子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这个男人真的是,刚刚还在问她怎么样了什么的,怎么转眼就要欺负她啊!

    两个人的额头轻轻相碰。

    冰火两重天,安如也只觉得自己的额头上传来一个凉凉的感觉,她的额头又是滚烫的,这感觉,很是奇妙。

    “也也,你好烫,怎么办?”陵长空紧紧地贴住了安如也的额头,语气里充满了愧疚和心疼,十分的着急。

    安如也微微睁开眼睛,有些尴尬。

    咳咳咳,她想歪了,幸亏她的脸苍白得有些病态,连一点红也透不出来了。

    “脸色那么苍白,为什么会那么烫?”陵长空退开一点距离,更加着急了。

    每次安如也生病,她体内的血液起作用时她全身都会变得滚烫,就像是,自来水煮开了就杀菌消毒一样,会焕然一新。

    “长空~”安如也突然开口叫他的名字,看起来很是认真的样子。

    “我在!”陵长空下意识回答道。

    随后又问道,“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我没事,不用去医院,主要是你,你好点没?”

    如一颗小石子突然掉落在水里,石子看起来小小的,却在陵长空心里激起来千丈波浪,万千涟漪。

    主要是他?他好点没?这些都是都什么啊?

    陵长空向后退了退,左右看了看,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相形见绌。

    “我问你呢?我给你买了好多药,有感冒药,头疼药,消炎药,咳嗽药好多好多,你……”

    安如也边说边将还被她抱着的大袋子掀开,突然她就顿住了,不说话了。

    “长空,药都被水浸透了,怎么办啊?”安如也呆呆地将袋子里的东西给陵长空看,她真的是太没用了,看来得赶紧配一辆车,这种情况就不会有了。

    陵长空只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嗓子干干的,张了张口,也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她对他,竟是如此信任,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她都记着,并且还记在了心里。

    没想到,他的一句戏言,她竟然当真了。

    陵长空,你可真够混蛋的。

    “也也,对不起,我没生病。”他以为她会生气,会发脾气,会不理他,会讨厌他……

    会,不要他……

    可是,他没想到这个听到他的话后的女人却做出了让他大吃一惊的动作。

    她低头笑了笑,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没有因为他的欺骗而不高兴,没有因为自己因为帮他买药被雨淋而生气,也没有委屈,反倒是,高兴。

    是因为他没有生病而高兴吗?没有什么事比他安然无恙更重要的吗?

    真是个,傻女人!

    安如也就那样慢慢靠近他,头轻轻一抬,便WEN了陵长空。

    这一次好像是试探,她只是小心翼翼地将他的唇角轻啄了下。

    动作之快,让陵长空猝不及防,他张着嘴,这次换他目瞪口呆起来了,脑子像被按了暂停的影碟机,瞬间被定格。

    别说思绪,连心跳都一并消失了。

    唇上被轻轻一yao,一下子拉回了他的思绪!似乎是不满他这个时候居然不认真。

    作为男人,当然得占据主导地位了,他反应过来,迅速加深了这个WEN。

    良久,分离。

    “也也,你好像不烧了呢!”陵长空摸了摸安如也的额头,真的居然不烧了呢!

    难道接WEN可以治病?看来他就是也也的良药,嗯,就是这样的,陵长空点了点头,十分认同自己的看法。

    安如也推开陵长空,将身上的衣服tuo了下来,盖住了自己的小脑袋,将头发擦了又擦,动作特别大,似乎是要把自己的头发扯下来似的。

    她,主动了,现在感觉很不好意思了。

    一双大手拉住她的手,让她停止了这种自虐行为。

    将他的外套换了一面,轻轻地放在安如也的头上,用衣襟裹干她湿透的发丝,轻轻的擦着她的头发,没有弄疼她一分一毫,一丝一点。

    这一刻的陵长空,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了。

    擦了擦头发,陵长空又将她的脖子手臂都擦了擦,水浸透了她的衣服,必须赶紧换衣服,不然肯定要生大病的。

    陵长空,这些都是你干的好事。

    此刻陵长空的心里飘过了很多思绪,他真的很好奇,也也这个小脑袋瓜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怎么就信了他的鬼话了呢?

章节目录

钻石婚约之陵爷超级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李清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清醒并收藏钻石婚约之陵爷超级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