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林北回了一声“好”,然后向另两人道:“向越阡约我下楼打架。”

    枚忘真一愣,陆叶舟笑出声来,“这真是……他怎么会联系到你?”

    “我在游戏里见过他,还打过架,他不知用什么手段查到我的联系方式,而且知道我住在哪。”

    “究竟谁才是间谍?”陆叶舟惊讶地说。

    枚忘真起身跑到窗口向外看了一会,“没准是陷阱,可是……对咱们有这个必要吗?”

    “他有几个人?”一块下楼时,陆叶舟问道。

    “游戏里是两个人,估计另一个是他堂弟。”

    “向皮狗?。”陆叶舟只凭对方的名字就很自信,“他们是本地人,不会找一群帮手来吧?”

    “我觉得不会,如果他们刚从游戏里出来的话。”

    枚忘真猜得很准,三人刚一出楼门,就从附近的花坛后面走出两人来,一个矮而壮,一个高而瘦,大步流星,气势汹汹,带着游戏里的戾气以及自信,前者顶多让他有点让人讨厌,后者却会令他们吃大亏。

    “打不过就跑,以为我找不到你吗?陆林北是吧,来来,让我教教你什么是规矩、什么是地盘。”发出威胁的人是向越阡。

    “对对,要不是舍不得浪费游戏时间,我们早就找来了,我非得狠狠咬你两口……”

    向越阡走在前面,直奔陆林北,完全没在意另外两人。

    陆叶舟上前一步,在学校里,他的格斗课成绩比陆林北强一些,看出对方脚步不稳,伸腿轻轻一绊,向越阡就跟看不见一样,笔直向前扑倒。

    枚忘真的格斗技巧在女生当中数一数二,也上前两步,使个花招,抓住向皮狗的一条胳膊,轻松扭在身后,强迫他弯腰低头。

    向越阡想爬起来,也被陆叶舟扭住胳膊。

    “他俩游戏玩得太久,身体都软了,就剩一颗好斗的心。”陆叶舟笑道。

    陆林北注意到两名纠察从远处现身,上前对正在挣扎的兄弟二人道:“看见没有?那边的人是纠察,你们喜欢罚款还是坐牢?”

    听到“纠察”两字,向家兄弟终于从残留的游戏状态中清醒过来,罚款与坐牢他们一样也不想要,于是放弃挣扎。

    向皮狗小声道:“二哥,我不能再惹事了,让我爸妈知道,非打死我不可。”

    “我知道。”向越阡与纠察打交道更多,也更不想再惹事,对陆林北说:“咱们是偶然碰见……”

    “咱们是熟人,在网上认识,你知道我叫陆林北,我知道你叫向越阡,我来经纬号就是找你的。”陆林北微笑道。

    枚忘真与陆叶舟同时松开手。

    两名纠察走到近前,还是游戏室里的那两人,其中一人道:“大家都很听话,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呢?”

    “与朋友见面,不违反总督察的命令吧?”陆林北道。

    “朋友?你认识他们两个?”

    陆林北搂住兄弟二人的肩膀,“这位是向越阡,这位是老皮,我们在网上认识很久,约好在这里见面。”

    两名纠察一愣,船港盗窃案在间谍圈子里人人皆知,对本土纠察来说那却是一桩不起眼的小案子,没几个人了解向越阡的敏感性。

    向越阡也挤出笑容,“陆林北嘛,我们经常在网上一块玩游戏,认识好几年了,他说要来经纬号,我说一定要来找我。”

    “朋友之间也会动手?”纠察冷冷地问。

    “就是朋友才会动手。”陆叶舟凑过来,也搂住向越阡的肩膀,“闹着玩。”

    两名纠察显然不信,但是双方都不承认打架,他们也没办法,“我会将这里的事情上报,别让我们找出问题来。”

    “你们有你们的职责,我们有我们的朋友,两不耽误。”陆林北笑道,拥着向家兄弟转身,“来都来了,上楼坐会吧。”

    向越阡有点犹豫,向皮狗却被这些话弄糊涂了,笑道:“好啊,上去坐坐,你们有吃的吗?我好像饿了。”

    “有。”

    上楼过程中,陆林北点了几份外卖。

    进入电梯,向越阡露出警惕,“你们不是普通游客,为什么会有纠察专门盯着你们?”

    “你没被纠察盯过?”陆林北反问道。

    向越阡没回答,向皮狗笑道:“二哥跟纠察可是熟人,经常去他们那里做客,但是刚才那两位不认识。”他又向枚忘真道:“看不出你这样一个大美人,身手这么好,专门学过的吗?”

    对方问得突兀,枚忘真有点不适应,又有点喜欢受到赞美,“是,练了十多年。”

    向皮狗连连点头,“我就说嘛,一般的女人打不过我,你肯定不一般。二哥,真是巧啊,约架能约到网友,你认识的人真多,我就不行。”

    向越阡早已习惯堂弟的胡说八道,干脆不理他,向陆林北道:“你可别想使坏,我们是本地居民,你们惹不起。”

    “我没有别的意图,外卖我都点了,大家不打不相识,一块吃个饭而已。”

    向皮狗揉揉肚子,“二哥,我真是饿坏了,越说越饿,游戏虽然好玩,唯一的坏处就是不能当饭吃。”

    来到屋子里,向皮狗长长地“哇”了一声,开始一轮新的赞美,对每样家具都要说两句,好像沉睡几十年,第一次苏醒过来似的。

    发现他的赞美如此廉价,枚忘真居然有点失望。

    外卖食物很快由机器人送上门来,陆叶舟特意看了一眼,确定这台机器人形状不同,放它离开。

    “机会只是偶然,别让它占据你的全部生活。”机器人驶出几米之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陆叶舟扭头向两名同伴道:“这是凑巧?还是说机器人也会传闲话?”

    枚忘真笑道:“它们肯定共用同一个语言库。”

    食物比任何语言都有说服力,吃个半饱之后,向家兄弟去除心里最后一点警惕,开始侃侃而谈,问什么答什么,没有半点隐瞒,尤其是向皮狗,没人提问,都要插两句,一旦被问到,更是滔滔不绝。

    向皮狗在游戏里认识长发男子,对方是真正的高手,能将游戏参数发挥到极致,在高级区域为所欲为,有时会进入新手和进阶区域帮助新人,向皮狗对他崇拜得五体投体,什么话都说——即使没有崇拜之情,他也愿意说,只要有人愿意听。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长发男子以五套设备做诱饵,欺骗向家兄弟,惹下不小的麻烦,向越阡因此被放了长假,很可能工作不保,设备却一套也没见着,此人也没在游戏中出现过。

    “他是巫师。”向皮狗信誓旦旦地保证,“将我俩定住,然后噗地就消失了。”

    陆林北注意每一个细节,想了一会,说:“他对游戏非常了解?”

    “没有他不知道的。”向皮狗马上答道,“游戏里有多少区域、什么风格、哪些特别的人物,他全知道。”

    “而且他还很了解设备的来源,以及如何开办游戏室。”

    “了解,虽然我们没拿到设备,但他说得头头是道,对吧,二哥?”

    向越阡点点头,有点疑惑地问:“你们是干嘛的?”

    枚忘真答道:“我们是翟王星缉毒署的警察。”

    向家兄弟立刻呆住了,枚忘真笑道:“放心,我们管不到这里的人,只想抓毒贩头目。”

    “二哥认识不少毒贩头目。”向皮狗指证道。

    “人家不管咱们这里的事情。”

    “对,我们要抓的是星际毒贩,比如欺骗你们的那个人。”

    “他的确该抓,说好的价钱,他居然使坏,哪怕给我们一套……两套设备也好啊,我们就不用花高价去外面玩了。可他不是毒贩,顶多是名设备商。”

    “那款游戏就是毒品。”枚忘真严肃地说。

    兄弟二人点头认同,却不觉得有什么坏处。

    枚忘真已经明白陆林北的思路,继续道:“既然是设备商,游戏室的主人应该认识他。”

    向越阡先反应过来,“对啊,经纬号上不少游戏室,都是最近开办的,肯定从他那里买设备,我怎么没想到呢?”

    “哇,人美,身手好,脑子还这么聪明,你……你是怎么长的?”向皮狗由衷赞道。

    枚忘真笑了一下,没当回事,“你对纠察说过这些事情?”

    “没有,我的意思是没说这么细。”向越阡正在思考如何找出长发男子报仇。

    “有别人找过你吧?”

    “有两伙人找过我,但他们只关注长发男子的相貌,不像你们问得这么细致。”向越阡突然咬牙切齿,“找到他以后,我非将他打个半死,再让他交出五套,不,十套设备。”

    “可咱们打不过他,他会魔法。”向皮狗没有信心。

    陆林北缓缓开口道:“那不是魔法,而是一种违法的设备,能够通过体内芯片麻痹大脑。”

    “哇,你知道得真多。”

    陆林北看着向越阡,“但你们的确不是他的对手,找到他,让我们来对付,你会得到你想要的设备,我们抓到我们想要的毒贩头目。”

    “听上去我们好像在为你们做事。”向越阡又生出警惕,以及一点贪念。

    “咱们是朋友,互相帮助,不存在谁为谁做事,你若是觉得吃亏,可以不找我们。”

    “二哥,咱们需要帮助。”

    “闭嘴,我知道。”向越阡盯着陆林北,“你能对付那个家伙?”

    “没有这个本事,我们也不会来经纬号。”陆林北撒个谎,事实上,待会他就得写信向李峰回求助。

    向越阡相信了,“好,我去打听,找到他跟你联系。说好,十套设备,你别像那个家伙一样玩阴招。”

    “你知道我的姓名,我跑不掉。对了,你是怎么查出我身份的?”

    “游戏室的人告诉我你的姓名,我们这里的游客租房信息都是公开的。”

    在游戏室门口,陆林北用体内芯片付款,对方掌握他的信息,显然没当成秘密。

    向家兄弟告辞离去。

    天已经亮了,三人正打算稍稍休息一下,枚忘真接到枚青朔的通话,说了几句之后结束,她向两人道:“天黑之前,会有一队纠察将咱们送往船港,咱们被列为不受欢迎的人。”

    “得找个理由留下来。”事情刚有眉目,陆林北绝不会现在离开,想了好一会,窗外的一座大型广告屏给他提示。

    几层楼高的茹红裳正笑吟吟地展示华丽的衣饰,身后不停地冒出“和平”两字。

章节目录

星谍世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冰临神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临神下并收藏星谍世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