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这道洪亮的声音落下,漫天的目光皆是注视到了唐辰三人的位置。

    还记得一个月前的唐辰,仅能接下周煌压制到玄武境三重境界一招的他,如今却是超越周煌,一个排在第二,一个排在第一!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在试炼之地,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唯有在试炼之地的人知晓,唐辰二人根本就是不要命的疯子,连数亿的兽潮都敢闯,积分更是远超所有人。

    韩天笑脸色极其不淡定,还一边嘟囔道:“没道理啊,比我当年排名还高。”

    唐辰与狗子对视一笑。

    虽然韩天笑这么说,但他的脸上还是洋溢着一抹灿烂的笑意,他恨不得告诉天下人,这时我韩天笑的弟子!

    于此时,苍穹下的金雕振翅而起,狂风席卷在盛周山下。

    “一个时辰后,会有人来接你们前往圣龙宗,你们在此等候。”话音刚刚落下,便见得那九道金雕如闪电般钻入了云端。

    当金雕离去之后,盛周山下炸开锅,大量的人都蜂拥上前,询问着一些弟子关于试炼之地发生的事情。

    而后,无数道像是看妖怪一样目光落在了唐辰与狗子的身上。

    这两个家伙,真的不是人。

    “煌儿,到底怎么回事?”周莫君脸色阴沉,怒视着周煌道。

    一直以来,他对周煌都是寄予厚望,对周煌更是要求颇严,无论任何比试,他都必须要周煌夺得第一的名次,可这一次,周煌

    竟是输给了韩天笑的弟子。

    他贵为一国之君,教出来的儿子,竟是输给了一个废人之徒,简直是奇耻大辱。

    至于墨王与齐王,自从听到墨非凡等人死在了唐辰手中之后,眼中则一直是浸满杀意的看向远处的少年,根本无暇听周煌所言

    。

    周煌声音凝重,将试炼之地发生的事情都一并交代了出来。

    “这么说,他们并不是你的对手?那狗子更是被你所伤?”周莫君双眸微眯,冷冷道。

    “正是。”周煌回道,“只是,待我欲要斩杀此子时,试炼结束了,也就只能由此罢手。”

    “可恶!”周莫君咬了咬牙,若是他们二人死在了周煌手中,哪还至于像现在一样,沦为天下人的笑话。

    周煌抱了抱拳,沉声道:“父皇放心,儿臣已与唐辰二人定了死战,十日后,生死台,不死不休!”

    周莫君阴沉地盯着远处的唐辰,忽而阴冷一笑,“也好,十天的时间,也任他们翻不出什么大浪。”

    于周莫君看来,唐辰二人不得不杀,否则以他们现在的天赋,今后绝对会威胁到大周皇族的地位,作为君王,绝不容许任何的

    隐患存在。

    对于周煌又何尝不想唐辰死,因为这家伙身上也有圣龙,他决不允许第二条圣龙的出现。

    “那就让他们师徒三人再苟活十天又如何……”

    一个时辰很快便是过去。

    在这一个时辰内,毫无疑问,唐辰成为了全场最瞩目的焦点。

    呼……

    从云端之中,有着千头黒雕射落,最后稳稳停在了距离地面十数米的半空中。

    “所有圣龙宗弟子,上黑风雕。”

    话音落下,有一道道人影兴高采烈的跃到黑风雕的背上。

    唐辰架起狗子,仰头看去,当见得这些黑风雕时,唐辰不得不感叹圣龙宗的底蕴,这些黑风雕可都是五级妖兽啊,那可是堪比

    天武境强者的实力。

    “老韩,我去了,这段时间你可以先去血月商行找一个叫做吴富贵的胖子,你报我的名号,他会负责安顿你。”唐辰身上有灵气

    激荡。

    他这么说自然还是有些担心韩天笑的安危,毕竟他杀了墨非凡等人,还是有些担心墨王、齐王二人会对韩天笑做出什么事情来

    ,大周城内也唯有血月商行相对安全一些。

    听到唐辰担心他,韩天笑不由一笑,“你这小子,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情,倒是你,到了圣龙宗可别那么狂。”

    唐辰点了点头,便是脚步一蹬,落到了黑风雕上,“知道了。”

    不稍多久,千名新生都是坐在了黑风雕背上。

    “出发,前往圣龙宗!”为首的一名少年喝道。

    而后,千于头黑风雕划破云端,乘风而去。

    圣龙宗就在盛周山深处,当然那里也不叫作盛周山,而是有一个更加响亮的名字——天龙山脉。

    所有的新生脸上都是洋溢着兴奋,对于他们而言,进入圣龙宗就意味着他们有更辉煌的明天,也同样是他们鲤鱼跃龙门的唯一

    机会。

    唐辰抱着狗子坐在黑风雕上,狗子这次伤得真的很重,胸口的骨头几乎碎裂,双臂的臂骨也都是被硬生生折断。

    想要完全只好狗子,仅凭化伤丹是完全不够的,他需要炼制更高阶的丹药,专门为狗子疗伤,否则就算是狗子完全好了,也有

    不小的后遗症。

    如今再去血月商行已经不太可能了,不过想必在圣龙宗应该也会有一些关于疗伤的丹方,只要有了丹方,他就有办法治好狗子

    了。

    至于他和周煌、剑风流之间的约战,他倒是不很在乎,毕竟,只要他打通了圣碑第二层,十天的时间,对于他而言,可是足足

    有十个月的时间去准备。

    “唐辰,狗子没事吧?”婉樱跟了上来,问道。

    “婉樱小姐,我没事。”狗子有些艰难地道。

    “你呀,还是别说话了,就爱逞强,明知道打不过偏要打。”婉樱说道。

    “嘿嘿,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能不能行。”狗子勉强挤出笑容道。

    “怎么担心我们啦?”唐辰挑了挑眉笑道。

    婉樱脸色微红,扭头道:“没有,我担心的是狗子,不是你这个登徒浪子。”

    “要不要这么记仇,不就是不小心碰到了吗,来,我现在让你碰回来。”唐辰张开怀抱,意思着婉樱贴在他的胸上。

    婉樱气鼓鼓地盯着唐辰,“色狼!休想占我便宜!”

    “谁占谁的便宜?我就是想着就此一笔勾销,有错吗?”唐辰挠了挠头。

    哪曾想还没说完,婉樱便已是乘着黑风雕远去了。

    唐辰很苦恼。

    大约一个时辰后,黑风雕切开云雾,放眼望下,可见在崇山峻岭之上,有着一座座宏伟的建筑矗立在山巅之上。

    在最为中央的最高山峰上,可见一条栩栩如生的巨大圣龙雕像矗立天地,好不宏伟。

    唐辰眼中爆发神采。

    “这就是圣龙宗吗?”

章节目录

超级复制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狗剩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狗剩子并收藏超级复制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