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逢北辰市创造文明城市的关键时期,这种安全事故被相关部门重点关注,分局,消防队都派了专人过来调查,郑秋山虽然只是辖区片警,因为熟悉情况,也获准进入了调查组。

    火灾过后,例行要对涉事商户进行问话的,因为郑秋山对市场的情况最为了解,所以他当仁不让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黄春丽坐在派出所里,目光仍然盯着外面,虽然临窗,可从这个位置是看不到她的店铺的。

    张弛从外面的小卖部买了几瓶水带了进来,郑秋山端着一杯刚倒的矿泉水已经先行来到黄春丽的面前,他将水杯递给了黄春丽。

    黄春丽摇了摇头,看到张弛,从他手里接过一瓶水拧开喝了几口。

    郑秋山安慰她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也不必着急上火。”

    黄春丽的表情出奇的冷静:“郑警官,有什么话你赶紧问吧,我累了一天了,想早点回去休息。”

    郑秋山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他向张弛笑了笑。

    张弛道:“那我回避一下。”

    黄春丽道:“没什么可回避的,刚才的情况你也知道,刚好当个见证。”

    郑秋山点了点头,征求黄春丽的同意之后,他对调查过程进行了录音,拿起了纸笔,在黄春丽的对面坐下:“今晚发生火灾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黄春丽看了郑秋山一眼,心说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郑秋山老脸一热,他咳嗽了一声道:“你别误会,这都是例行程序。”

    张弛道:“火灾发生的时候,我和师父一起在黑灯虾火吃饭。”他没有提郑秋山,因为他看出这件事并不重要,也和案情无关,不提郑秋山也是为了避免给他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郑秋山向张弛笑了笑,他发现这小子很机灵,也会为他人考虑,其实他并不是害怕,更不是要逃避什么,而是这份调查材料上并不适合出现自己的名字。

    郑秋山又道:“根据消防部门的初步调查,火灾现场发现了一辆烧毁的电动车,请问那辆电动车是不是你的?”

    黄春丽没好气道:“放在我店里,当然是我的。”

    郑秋山道:“你当时有没有在充电?”

    黄春丽斩钉截铁道:“没有,绝对没有!”市场三令五申,电动车严禁在室内充电,这一点她是知道的。

    郑秋山道:“市场有专门停放电动车的停车区,你为什么没有遵照规定?”

    黄春丽在这一点上的确是违规了,可市场许多人都在这么做,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一家一家的店铺去排查,肯定会找到不少放在店铺中的电动车,其中一部分还在室内违规充电。

    郑秋山也知道这个事实,虽然他们多次提醒过这样做的隐患,但是商户为了图方便还是这么做,可别人违规停放并没有出事,现在火灾发生了,起火点已经初步判定就在黄春丽的天珠店,这种几率很低,但是落在你的身上就已经变成了百分之百。

    郑秋山道:“你为什么要把电动车停在店里?”

    黄春丽道:“我和张弛去吃饭,饭店那边的情况你应该清楚吧?车辆占道,乱停乱放,根本没有停车的地方,根源在你们的身上,是你们管理不善。”

    郑秋山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要追究你的责任。”

    “我没有责任,我也不相信这次的火灾是因为电动车自燃引起的,我没有充电,电动车好好的停在那里怎么就会烧了?”

    郑秋山道:“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能说的这么肯定,每年因为电动车自燃引起的火灾事件很多……”

    黄春丽明显有些火了:“郑警官,你为什么一定要强调是自燃?你有没有调查过?现在事情都没有搞清楚,你为什么就急着往我头上扣帽子?”

    郑秋山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程序就是这样,身为警察我必须要调查清楚所有的情况,掌握所有的信息。”

    黄春丽道:“你要调查情况是吧?那你就赶紧去调查,我认为这次的火灾是人为纵火,有人故意烧了我的店!”

    郑秋山愣了,按照黄春丽的说法火灾不是意外,而是一起蓄谋纵火的刑事案件,他认为黄春丽因为这场火灾受了不小的刺激,他并没有将黄春丽的这句话记录上去,没有证据的事情是不能乱说的,他提醒黄春丽道:“没有证据的怀疑不必说。”

    黄春丽道:“为什么你们能说,为什么你们没有证据就能怀疑火灾是电动车自燃引起的?”

    郑秋山道:“无论怎样,你将电动车停在商铺内的行为都属于违规。”

    外面忽然传来了打雷的声音,郑秋山中断了问话,他看出黄春丽的情绪有些激动,准备适时地调整一下,让她的情绪得到舒缓,然后继续问话。郑秋山看到黄春丽的样子有些心疼,可作为警察他必须要公事公办。

    张弛道:“其实将电动车停在店铺里很正常,毕竟今天的天气预报说有雨,放在外面会被淋湿,也不是我师父一个人这么做啊,还有本来这场火不至于造成那么大损失的,那些占用消防道的车辆是不是也要承担责任?”

    郑秋山认为他说的这一条有些用处,用笔记录下来。

    雨已经下了起来,郑秋山皱了皱眉头,这场雨来得并不是时候,如果早一点来,可以帮忙熄灭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减少不少的损失,如果再晚一些时间到来,相关部门就有充裕的时间去调查取证。

    雨偏偏在这时候下,肯定破坏了现场,郑秋山在来这里当片警之前,一直都在市刑侦大队工作,他拥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

    黄春丽又喝了一口水道:“我可以走了吗?”

    郑秋山道:“还有几个问题。”

    黄春丽示意他可以继续提问。

    郑秋山道:“你有没有购买相关的财产保险?”

    黄春丽摇了摇头,她没有任何的保险。

    郑秋山有些同情地望着眼前的女人,黄春丽不但要承受天珠店的损失,还可能要面临相邻商铺的索赔,至少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对她非常的不利。

    张弛也很同情黄春丽,所以他一直陪到了现在,虽然不是真正的师徒,可毕竟有了师徒的名份,更何况黄春丽这个人除了嘴坏了一点,对他还真是不错。

    郑秋山问完,将记录收起,外面的雨并没有减小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大,黄春丽起身准备离去,郑秋山道:“雨那么大,你可以等等再走。”

    黄春丽根本没有搭理他,继续向门外走去,郑秋山拿了把伞递给张弛,低声道:“你帮忙看着她点。”

    张弛点了点头,接过雨伞跟了上去。

    黄春丽刚刚走到派出所的门前,还没有来得及出门,一群商户就涌了进来,他们全都是这场火灾的受害者,红木店的老板娘上来就把黄春丽的胳膊给抓住了:“黄春丽!你把我们家店给烧了,你得给我个说法!”

    玉器店老板也跟了上去,集邮社、古玩店、火花店……但凡受到火灾波及的业主全都围了上去,将黄春丽包围到中心。一个个气势汹汹,七嘴八舌地向黄春丽讨要说法。

    张弛见状赶紧挤了过去,郑秋山和值班的民警也赶紧上前,郑秋山怒喝道:“干什么?干什么?这里是派出所,是你们随便闹事的地方吗?”

章节目录

天降我才必有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石章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章鱼并收藏天降我才必有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