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并非如此,只是说白富堂没有公开宣布过,有什么法定的继承人,但不表示白家无后,比如白贵,曾有传言,白贵就是白

    富堂的私生子。”

    “但这些都只是些江湖传言,自然没有人会当真。”

    刘义川眉头紧锁,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却又找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

    想不明白就暂时不去想了,便对陈希说“刚才你说,这件事我来负责可以,但是有条件,这条件是什么?”

    将话题绕了回来,也轻松避过了白灵儿让陈希恼火的事。

    “我说的是有条件的,并没有说只有一个条件,但目前我只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你不管在外面做了什么,必须要回来向我汇报

    。”

    刘义川听完,点了点头“汇报是必须的,这毕竟是给陈家办事嘛,这就好比你是总裁,我是助理,所有事情事无具细向你汇报就

    是了!”

    刘义川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等老子脱离了你的视线,能汇报多少,到时候再看心情吧!”

    陈希听完,像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便从沙发上起身,一只手托着腰,有点故意向前挺了挺肚子。

    “我要午休去了,晚上你回来向我汇报就是了!”说罢,陈希挺着不大的肚子就离开了客厅。

    刘义川看着陈希的背影,突然感觉自己刚才的想法有点缺德,心道“人家辛辛苦苦给你生孩子,你倒好,满脑子想得是如何脱离

    她的视线,刘义川你还是人吗?”

    但转念一想“我又不做对不起她母子的事,这也不算是缺德吧?”

    “如果我不把外面的障碍清除了,以后她们母子又如何得安宁呢?所以……”

    所以,刘义川又觉得心安理得多了。

    下午,刘义川一个人去了趟玉铭酒店,其实他跟陈希所说的,皇甫明玉不一定会见陈家的人,还有玉铭酒店今天会出事,其实

    完全是猜测的。

    刘义川希望玉铭酒店出点事,那样一来就能分散皇甫明玉的注意力,左右他们现在也不会先来找陈家,不如让他们再多点事,

    好给自己腾出时间去处理盗门的事。

    到了玉铭酒店,发现这里一切正常。

    “既然天不帮我,只好靠我自己了!”刘义川想了想,没有天意,不如就制造点人为的事端吧。

    但是这个人为的事端,怎么样才能制造的恰到好处呢?

    既做到有效的效果,还能神不知鬼不觉,正站在玉铭酒店对面一树下托着下巴想这件事的时候,突然见一轻卡车停在了玉铭酒

    店门前。

    从轻卡上下来个人,刘义川仔细一看,原来是老抽。

    “他来这里做什么?”思虑的同时,脑子里也有了主意,便立即给老抽打去电话。

    “老抽,玉铭酒店对面茶馆,我在那里等你。”刘义川说道。

    “总……川哥。”老抽本想喊总舵主,但突然想到这里不方便这么叫,便转了话“我要给玉铭酒店送精肉,等我一会儿哈。”

    “不行,你现在就过来,送肉的事稍后。”刘义川加紧说道。

    “好嘞好嘞!”老抽不敢怠慢,锁好车便直奔路对面。

    挂掉电话后,刘义川便进了旁边的茶馆,有服务员立即迎了上来。

    “有包间吗?”刘义川问道。

    “有,二楼,先生这边请!”服务员回道。

    “先给我来包烟!”刘义川并没急着上楼,而是等着老抽进来,便拿出银行卡对服务员说道。

    “好的,先生稍等。”服务员接过银行卡,转身也不问牌子,便拿了包烟递给刘义川,接着又递上一枚精制的打火机。

    这家茶馆只有一种烟,反正刘义川平时也不吸烟,牌子对他来说无所谓。

    接过烟和银行卡,瞟见老抽已经进了茶馆,便抬步去了二楼。

    老抽跟刘义川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见服务员迎上来,便说“二楼找个人。”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楼,包间内有两个服务员便被刘义川打发了出去。

    “总舵主,您有什么吩咐?”老抽问道。

    “玉铭酒店熟吗?”刘义川问。

    “熟,但都是后厨那些人。”老抽不知道刘义川要做什么。

    “后厨……也行!等下你去送肉,就这么办……”刘义川压低声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抽。

    老抽一边听着,一边挑了挑眉毛,眉色间有一丝的兴奋。

    自从盗门门主任君行到了南川,这些人全部都隐藏起了身份,各自做着平常人的行当。

    其实像老抽这些人,早就手痒了,白白学了一身的功夫,到头来却整天对着猪肉发泄。

    今天总算有机会可以再试身手了,老抽的兴奋不只一点点,便连忙点头“嗯嗯!总舵主只管放心,老抽一定办妥!”

    “好,那我等消息!”刘义川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把刚才买到的一包烟和打火机递给了老抽。

    老抽接过东西,刚要起身,刘义川突然又抬手拦住了他“这家茶馆你熟吗?”

    “这里?”老抽停顿住脚步“您难道不知道?这茶馆就是玉铭酒店的姐妹店。”

    刘义川一个语塞,跑到人家地盘上弄“作案”工具,这不是给人家留证据吗?

    “不过……”接着老抽又说道“不过这茶馆跟玉铭酒店虽然是姐妹店,但这两姐妹似乎关系不合。”

    “关系不合?”刘义川问道。

    “对,玉铭酒店的当家人叫皇甫芊瑾,这茶馆当家人是皇甫芊茵,据说这两人是京都皇甫家的两位千金。”老抽介绍道。

    “姐妹两个关系不合?那是因为什么?”刘义川不解。

    “听说是为了个男人,这有什么办法,姐妹两人同时看上一个男人,又不想两女同伺一夫,所以只能狭路相逢勇者胜了!”老抽

    说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刘义川想了想,既然已经有了让玉铭酒店人为出点事故的想法,又有了皇甫家姐妹不合的现实,那么计划就再加一步好了。

    “就这么办!事后把这两样东西留下,剩下的事你懂怎么办吧?”刘义川拍了拍老抽的肩膀。

    “总舵主放心,这种事情老抽很在行!”老抽脸上露出一个信心十足的笑容,向刘义川保证道。

    “去吧!”刘义川说道。

章节目录

最强上门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执人默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执人默笔并收藏最强上门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