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白执事眉头微皱,依旧在为柳飞雪把着脉。

    “白执事,到底飞雪怎么了?”林沐然在一边急切的问,没有记错的话,上次柳飞雪,就是这个情况。然后,就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了。

    无戒和扶雪也围了过来,关切的看着柳飞雪。

    “唉……”

    白执事叹息一声,道:“强弩之末啊……”

    “你是说……”林沐然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装水的桶子,生命力就是水。她的桶底,被人扣走了一块。有个天阶高手,用冰补住了这个窟窿。”

    “虽然暂缓了生命力的流逝,但是也只是暂缓。她的生命力,依旧在流逝,而且,很严重。”

    “而刚才,杜淮出手,他以为只是轻轻一击,却恰到好处的把冰打碎了……”

    “有没有办法补上……”

    林沐然万分焦急,都这样了,您老人家还在慢悠悠的说着形容词……

    “补?你以为就是补锅一样简单么?”白执事看了林沐然一眼。

    林沐然的神色,顿时变得低沉起来。这刚有合道花的线索,难不成……

    “不要气馁……”

    白执事拍了拍林沐然的肩膀,道:“我给你两个解决的办法。一个就是找到那扣掉的一块,我可以出手,帮你补上去。”

    “另一个呢?”

    “扣掉的那块”指的是六祖舍利,可是,林沐然哪里有本事,从能够击败普惠大师的天阶高手手里抢东西。

    “另一个,就是你找了很久的合道花。以合道花的惊人功效,补上那块轻而易举,甚至能够帮她得到无穷的好处。”

    “不过么,现在她的生命力飞速的流逝,合道花也好,桶底被扣掉的那块也好,都要赶快了。之前已经亡羊补牢了一次,不可能再来一次,也就一点点的时间了。”

    林沐然的神色更加萎靡了,合道花也只是有一些眉目罢了。

    “其实……”

    白执事看了林沐然一眼,神色有些奇怪,道:“你运气不错……”

    “什么意思?”林沐然看着白执事,不知道白执事说的运气,是怎么回事。

    “想想,杜淮为什么要来找你?”

    “你的意思,把我炼成人丹?”林沐然看着白执事,毫不犹豫,道:“赶紧。”

    白执事摇了摇头,道:“别那么冲动,说不定我就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嘛……”

    “地珠太岁已经被你吞服,药力无时无刻,不从你的丹田出发,通过全身经脉,留到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吸收消化。”

    “我的办法很简单,现在,你的血液带着地珠太岁的药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的血,堪比柳飞雪的生命力……”

    林沐然伸手,逐日瞬间飞到他手上。林沐然毫不犹豫的割开了手腕的动脉,看着白执事,问:“直接喂么……”

    “你怎么这么冲动呢……”

    白执事无奈的看了一眼林沐然,道:“喂吧,我帮她消化。”

    说着,白执事将柳飞雪扶了起来,双腿盘坐,手搭在柳飞雪的背后。

    很快,林沐然就脸色雪白,好在,柳飞雪的脸色,恢复了一些血色。

    “休息一下就能醒过来了……”白执事也是长舒一口气,示意林沐然将柳飞雪放着平躺下。

    “够了么?”林沐然嘴唇都是肉白,看着白执事,有些不保险。

    “够了……”白执事在林沐然手腕上的一个穴位点了一下,鲜血立马止住了。

    “好在你师父给力,提前帮你取得了地珠太岁……”

    “师父?”林沐然的神色有些震惊,好久好久,没听到他的消息了。

    “地珠太岁是师父埋在别墅中的么?”林沐然皱眉,那也有些不对啊,师父怎么能够保证,就一定是他的。

    白执事摇了摇头,道:“地珠太岁为地脉龙珠,就算是天阶高手,也没有那个本事。”

    昨天晚上,似乎没有出现这个状况……

    “那是因为昨天晚上,你师父也在。”

    “他在?”林沐然更加惊骇了。

    “玄机真人?”林沐然想到的,也只有这个结果了。

    白执事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和我师傅很熟么?”

    “要是那样,你就应该叫我师叔了……至于他为什么告诉我,可能,我长得比较好看吧。”

    “告诉你?”

    “是啊,在驱散韩龙殿的人之后,你师父来了我那里一趟,给你留了一封信。”

    说着,白执事将信拿出来,递给了林沐然。

    林沐然接过信,打开,洋洋洒洒一百来字。

    乖徒儿: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次时间紧迫,师父没有和你相认,然后抱头痛哭,当真是遗憾。

    不过,地珠太岁交给你,也算放心了。这是我很久之前发现的一条隐藏在龙城、已经干涸了的龙脉中的龙珠,也是为你准备的。

    地珠太岁,本身就蕴含了强大的力量,而今在龙脉干涸后,更是吸收了整条龙脉的精髓,非同小可,妙用无穷。

    至于我那徒弟媳妇,时间太紧,是来不及看了,帮我问好。

    然后,就没了。看上去,还是昨天晚上的笔迹。

    “还真符合,我师父的风格啊……”林沐然有些哭笑不得。

    随后,反应过来的他,立马咬牙切齿,道:“该死的,连自己的徒弟都算计。什么鬼玄机真人……”

    “这你倒是误会你师父了……”

    白执事听了林沐然的话,就知道林沐然是什么意思了。

    “确实有一个玄机真人,也确实利用一本上古的典籍,推算出了这里有地珠太岁。望月阁和七龙殿,确实是他引来的。”

    “而你师父得到这个消息,特地装成玄机真人,为的就是帮你得到地珠太岁……”

    林沐然点了点头,师父这样的伪装,多半也是为了恶心那个玄机真人罢了。

    “师父啊师父,你知不知道,你无意中,救下了你徒弟媳妇啊……”

    听到林沐然的感慨,白执事突然神色凝重,问:“记得我说的两个办法么?”

    林沐然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没说地珠太岁么?”

    “不知道!”

    林沐然摇了摇头。

    “因为,这只能解燃眉之急,地珠太岁虽然有太岁两个字,但是,更多的是提升功力。”

    “也就是说,我依旧没有补上那个窟窿?”

    白执事慢慢说道。

    林沐然闻言,脸色变得很难看。

    “那我就和飞雪共享这个地珠太岁,一定能够熬到她长命百岁。”

    白执事摇了摇头,道:“你的打算,有些不切实际。”

    “她并没有发挥地珠太岁的药效,而且,会随着连续服用,体内会增加抗药性。慢慢的,你的血也会失去作用。”

    “能够挺多久?”

    林沐然倒没有多绝望,因为合道花那里,已经有线索了。

    “一两个月吧……”

    白执事自己也有些不确定,道:“可能会更短一点。”

    “而且,今天这次效用虽然最强,但是也只能挺个十来天的样子,而且随后时间会逐渐缩短。”

    “每次都需要炼化么?”林沐然皱眉。

    虽然麻烦了些,但是有无戒在身边,也没事。最多,功效没白执事的好罢了。

    不过也没关系,质不行量来凑,最多自己多出一些血罢了。反正,就自己强健的体魄,造血能力妥妥的。

    “我可以给你一个药方,能够将地珠太岁的药效发挥到极致。当然,也可以一起喝的。”

    林沐然点了点头。

    “杜淮被我打退,身受重伤,没个十几二十年,别想缓过来……”

    “但是,杜家走了还有肖家,望月阁完了还有七龙殿,你最好早作准备,地珠太岁是机遇,但在你没有完全消化前,也是麻烦。”

章节目录

最佳狂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忘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清风并收藏最佳狂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