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雄简直不是人,在她这里要不到钱,竟然跑去女儿那里闹。

    她连声安慰:“小英你别怕,妈妈这就赶过去。你先躲起来,别让周雄打你就行。”

    话毕,她挂上电话就匆匆要往外跑。

    张朔见状,询问道:“怎么了?”

    赵春秀把事情和张朔说了一遍,她害怕周雄伤害女儿,因此很焦急赶回去。

    想到上次告假时孙敏和林薇薇的刁难,她只好一再道歉。

    张朔听完,脸上顿时满是不满。

    周雄这种人简直不是男人,竟然为难女人和小孩,这种人就应该好好教训一顿。

    他开口道:“你别急,我开车带你过去。”

    赵春秀见张朔愿意帮忙,就差跪下来感谢了,她本来还在忧虑回去以后怎么对付周雄,要不要报警,要是张朔肯帮忙,那就再好不过了。

    张朔和赵春秀匆匆赶到出租房,一进门,赵春秀就焦急地寻找周小英的身影。

    她在房子的小角落里找到周小英,彼时周小英正瑟瑟发抖地蹲在角落里,脸上有明显得红手印,显然挨了周雄的巴掌。

    赵春秀见状,一双眼睛顿时红了起来。

    周雄简直不是人,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那么狠的手!

    她愤怒地看向周雄,怒骂道:“滚。”

    周雄却丝毫不畏惧地说:“我走可以,但是必须找到金手镯才走。”

    他刚刚忽然想起来,赵春秀有一支金手镯,是母亲留给她的遗物。

    只不过,来到雅州之后,她为了生计就给当了。

    这件事周雄自然不知道,他翻遍整个房子都没找到,还以为赵春秀藏到什么隐蔽的地方去了。

    赵春秀被气得双眼通红:“你找不到金手镯的,来雅州的时候我就当到了。”

    周雄一听这话,脸上顿时满是怒容,他怒骂道:“你这臭婆娘还真是没人性,竟然连遗物都当了,你对得起你的列祖列宗吗?”

    赵春秀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周雄:“周雄,你真是畜生不如,这种话你竟然都说得出来,我之所以当掉手镯,还不都是你逼的吗?如果不是你这么对我们母女二人,我何苦……”

    她说着,顿时悲从中来,淅淅沥沥地哭起来。

    周雄满脸厌烦:“哭什么哭,没用的臭婆娘,我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让你去当掉金手镯了?行,你没有金手镯是吧,那我就在这里住下了,正好老子没有房子住了。”

    说着,他又看向同来的张朔,凶狠地威胁道:“这里不是你家,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我可是这娘们法律上的丈夫,我随时可以报警把你抓起来。”

    这里是不到三十平米的单间,只有一张床,母女俩可以挤在一起,父女住很不方便,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放任赵春秀母女和这个人渣住在一起,谁知道会不会出人命。

    赵秀春和周小英一听这话,顿时白了脸色,心如死灰。

    张朔的眼中也慢慢浮上愤怒,他甚至懒得跟周雄多说,直接走向周雄。

    周雄被张朔丢过一次,因此有了阴影,见张朔朝自己走来,他连忙后退好几步。

    可这根本就不妨碍张朔出手,张朔就像是拎小鸡一般,提留着他的领子就把他拎起来了。

    周雄好歹也是个男人,可是,他却发现他根本挣扎不开张朔,他被拎着直接丢到楼下,十分丢脸地趴在了地上。

    一来二去,周雄彻底火了,他拍拍屁股从地上起来,指着张朔和赵春秀怒吼道:“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个,你们等着吧,我现在就叫人收拾你们!”

    话毕,周雄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老大赌场看场的晖哥:“喂,晖哥啊,是我,周雄。我没钱还,不过老婆和女儿找到了,你可以拉她们去抵债。”

    赵春秀和周雄听到这话,脸色皆是一白。

    周雄究竟还有人性吗?

    然而周雄却还没完,他继续道:“我老婆虽然是半老徐娘,但风韵犹存,女儿虽然年幼才读高中,不过我了解很多老板就喜欢这样的,能值大价钱。”

    他说着,贱兮兮地笑了起来。

    一听到周雄要把自己卖掉,周小英顿时害怕地躲到周春秀的身后。

    赵春秀见周雄这么没人性,内心都绝望了,她一边安慰着周小英,一边劝张朔离开:“张先生,周雄他已经完全没有人性了,你还是快走吧,他认识的那些人肯定不是什么善茬,来了会连累你,这不关你的事,我已经欠你很多了。”

    张朔安慰她:“不用说连累,哪怕是在路上遇到弱者被欺负,我也会出手相助,你放心,不管他们来多少人,我都能应对过去。”

    赵春秀知道张朔好心,心底不禁感动不已,可更多的,还是为张朔担忧。

    那些赌场上的人,能是什么善茬?肯定都是凶神恶煞,张先生一个人怎么能应付过来,这么想着,她还想再劝张朔,却见对方眼神坚定。

    赵春秀心底感动,想着只有对方对张朔不利,她就马上报警,她这么窝囊连累自己的女儿,不能够再让张先生也被牵连进来。

    不多时,晖哥带十几个人过来,晖哥跟周雄说几句,就见周雄指着张朔乱七八糟说了一通,紧接着晖哥就凶神恶煞地朝张朔走来。

    赵春秀最了解周雄,她忍不住怒道:“周雄肯定说张先生你坏话,当年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这样的男人,张先生,你要不还是快走吧!”

    张朔淡定地嘱咐赵春秀和周小英往后面躲一些,而后迎面走上去。

    晖哥见状,顿时不屑地嘲讽:“死瘪三,装男人呢?劝你乖乖跪下来磕头求个绕,我们就放过你,不然啊,今天把你打残了可别怪我们。”

    张朔嗤笑一声,二话不说就上去给了晖哥一脚。

    晖哥被一脚踢中,直接摔了个狗吃屎,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至极:“靠,给脸不要脸,兄弟们,上,给我往死里打。”

    张朔勾唇一笑,眼中满是轻蔑。

    十几分钟后,地上狼藉一片,晖哥带来的人无一不趴在地上痛苦地喊叫着,反观张朔,一副没事人的模样。

    一旁,周雄看得瞪大了双眼。

章节目录

最佳赘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小爬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爬虫并收藏最佳赘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