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夕拾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院长过来了,几人赶紧退了几步,见礼道:“院长好。”

    “嗯,我方才才看到其他学子们离开,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还受伤了?”院长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傅吟,这副模样,他都

    快要认不出来了。

    傅吟勉强起身,“叨扰院长了。”

    “你还是躺着吧!”院长赶紧把人扶住,这听说是在练武场比试受的伤,他本以为只是些轻伤,这些学子们太大惊小怪了,才会

    把他请过来,没想到竟真是……

    “你这孩子,怎么这般不知轻重,傅先生是你师长,你怎么下此狠手!”院长吹瞪着胡子看着扬云榭。

    扬云榭简直百口莫辩,倒是床上的傅吟,叫住了院长:“你别怪这孩子了,不是他的错,是我逼他跟我比试的,我看他功夫底子

    好,难得一见,便生了胜负欲,实在是我有愧为人师。”

    “哎……你这,平日里,你一向都很有分寸的。”院长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只好叹了口气。

    “就当是我想休息些时日吧,院长,我这样子,怕是暂时也教不了他们了,所以想告假几日,回家养伤,等伤好之后,再回来。

    ”傅吟声音依旧温温和和的,甚至还带着温润的笑,倒是让所有人放松了不少。

    院长看了一眼傅吟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点点头了:“行吧,明日我找几人送你下山,你们其他人,除了子桑以外,也都回去吧

    !”

    “是,院长。”花夕拾和刚刚把院长请回来的扬云榭都点了点头。

    倒是一旁的司空雁犹豫了一会儿,看了一眼子桑淮,随后道:“我跟他留下来一起照顾先生吧,多个帮手好一些。”

    院长有些怪异的看了司空雁一眼,又看了一眼外面,心中甚是怀疑,今天这是刮了什么风了,一向端正温雅的傅吟,因胜负欲

    ,逼自己学生比试,伤成这个样子。

    而一向清高,不与人往来的司空雁,竟成了乐于助人的好学生,主动开口帮忙。

    院长笑了一声,对傅吟道:“你倒是有本事。”

    傅吟不置可否,看了一眼司空雁,温声道:“你也同他们一起回去吧,这儿有子桑一人在就够了,切记,我明日一走,你们的功

    课,谁都不许落下,还有夕拾,练字不在一朝一夕,我在或不在,都要花时间来练。”

    “是,学生谨记。”花夕拾和司空雁他们应道。

    离开傅吟的房间后,三人走在一起,气氛很是安静,花夕拾也不知和司空雁说点什么,司空雁就更加不会主动理人了,扬云榭

    还沉浸在自责中,走起路来,也是漫不经心的。

    花夕拾和司空雁一道,准备回寝房去沐浴一下,谁知扬云榭竟跟了她们一路。

    最后,花夕拾停住了脚步,问扬云榭:“你可是要去哪?”

    扬云榭回过神来,抬眸看了一眼花夕拾,脸色茫然:“啊?”

    花夕拾无奈,叹了口气,指了指上面的匾额道:“前面就是女学子的寝房了,你要跟我们进去不成?”

    “我走错了。”扬云榭脸上难得的露出了几分的尴尬,转身,便准备离开。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司空雁开口了:“今日,是我的话过了些。”

    扬云榭眨了眨眼,他听到了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扬云榭转过了身,看向了司空雁。

    司空雁脸色有些僵硬,有些话,说一遍,已经是很难得了,谁知道扬云榭这人不知好歹,居然还要来再问一句。

    “既然没听到就算了!”司空雁抬脚就准备离开,清冷的身形一丝不苟,很是干净利落。

    扬云榭却骤然的笑了,脸上的表情,很是欠抽,花夕拾还从来没见过表情这般丰富的人,明明上一刻还失魂落魄的差点跟她们

    进了女学子的寝宫,下一刻却笑得没心没肺的,他直接凑了上去,双眼亮晶晶的:“你刚刚是在给我道歉,没错吧没错吧没错吧

    !”

    司空雁的脸色开始渐渐沉了下去,双拳微微紧握,那张小巧精致又漂亮的脸上,此刻铁青着,咬牙切齿道:“扬云榭,别得寸进

    尺!”

    花夕拾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看了一眼扬云榭,她还真心佩服扬云榭这个人,其他人也就算了,司空雁什么性子,整个书院的

    人都知道,也只有他敢这样没皮没脸的去招惹。

    “啧,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趣?说几句就生气!”扬云榭依旧笑的灿烂,言语中颇带了几分的痞气。

    花夕拾想,如果此刻,司空雁手里能有个什么东西的话,估计当场就会朝扬云榭给砸了过去!

    “滚!”司空雁冷冷一声,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花夕拾看向了扬云榭,道:“你做何要气她呢?”

    “你不觉得她刚刚那模样很可爱吗?”扬云榭反问。

    “不觉得。”花夕拾认真道,扬云榭莫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司空雁脸色都那样了,他竟还能说得出可爱二字来。

    “你少和子桑待一起吧,他那人太沉闷了,你身上,都快染上他的沉闷了。”扬云榭扬了扬手,转身,悠悠离去。

    花夕拾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失笑了一声,真是,让她少和子桑淮待一起,结果自己还不是老往上凑,扬云榭这人啊,也实

    在是口嫌体正直了些。

    花夕拾追上了司空雁,在后面解释了一句道:“扬云榭的话,不用太放在心上,他对谁都这个样子,但是你今天也跟他合作过,

    应该能感觉到,他这个人还挺好的。”

    司空雁脚步停住,转身,看向了花夕拾,花夕拾的脚步也停住了。

    “你为何要同我解释?”司空雁淡淡问了一声,她和花夕拾,没有过什么太大的冲突,唯一的不愉快,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此后,大家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如今花夕拾因为扬云榭而主动跟她说话,难不成扬云榭他们,还会在乎她误不误会吗?

    花夕拾笑了,眉眼弯弯的,笑意盈满眸子,很是漂亮灵动,她展颜一笑时,整个轮廓显得十分温柔,仿佛春暖花开一般:“因为

    想和你做朋友呀。”

章节目录

不学习就会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雨中泽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中泽木并收藏不学习就会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