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去吧,以后玲珑那边的事情你们就不要查了,省得让玲珑误会。”傅子璋捏了捏手里的沧海珠,虽然他很想知道顾玲珑这五年来,甚至是现在,都在做些什么。可他也清楚,有些事情,不能摆在明面上来说,就比如他,有些事情也没跟顾玲珑交代清楚,不是他不想说,而是现在的时机不对,等有机会,他会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告诉顾玲珑。

    他也相信,等到顾玲珑对他的感情更深一层的时候,她也会愿意把自己以往的一切都全盘的告诉他的。

    明言看了眼傅子璋,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应了句是后退出了他的房间,既然自家小三爷不让自己调查顾玲珑的行踪,保护她的那些人他得赶紧的给他们再叮嘱一遍,让他们藏严实了,别让对方逮着他们。

    等明言离开后,只剩他一人对着窗户,傅子璋越发的坐不住了,即便是手里把玩着沧海珠,可他今天已经一整天都没见过顾玲珑了,实在是想的紧,操纵着轮椅来到衣帽间,很准确的找到之前那套黑色的衣服。

    两天过后,整个帝都的新闻系统都被同一条新闻独占头条,圣心医院心脑血管科的主任医师赵良德摊上大事了。

    经查,他利用自己高超的手术技术给不少人做过器官移植手术,而这些器官的来源,并不是来自那些捐献者,而是从黑市弄来的,并且他自己在黑市里也是一个很有名的人物,有不少患病的有钱人指名道姓的找他给自己做手术。

    顺着他这条线查下去,一个隐藏在暗中,不知道已经贩卖过多少脏器的组织也被挖了出来。而这个组织中有两三个跟赵良德一样,在外是名声显赫的医生,受到不少人的崇敬,也做过不少的医学演讲。可在暗地里却做着这样的勾当,一时间帝都的所有医院都展开了自查,这下,倒是查不出了不少问题。

    虽然这些问题都不大,可现在正是敏感时期,谁也不敢“顶风作案”,就连平常查房的时候语气不好的医生都被自己科的科主任当着整个科室的人狠狠的批评了一通,甚至还罚写了几千字的深刻检讨。

    这个潜在的毒瘤被挖出来,最高刑警厅那边倒是好个风光,就连最高主席都亲自给厅长大了电话表扬他们,邢洋也因着立了大功,由原来的一队队长直接升任成了副厅长。不过就算是没这才的事情,邢洋这个副厅长没跑,整个最高刑警厅破案率最高的就是他,这个位置早晚都是他的。

    “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得到消息,苏清诧异的瞪圆了眼睛,她们调查的情况可跟新闻报道出来的不一样。

    “还能怎么办?人家给钱,赵良德顶罪,而且还把他儿子在国外的一切生活起居都安排好了。不仅如此,对方还承诺他儿子学成归来后有一个好工作,这买卖已经是很划算了。”顾玲珑很明白里面的道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

    “放心吧,赵良德顶包的那人不会有好下场的,赵良成是圣心医院的医生,虽然圣心医院对外说赵良德的所作所为都是他自己的行为,但毕竟是他们医院招聘来的医生,医生的医德不过关,圣心医院也会被外面的人置喙,往后谁还敢去圣心医院?万一再出个赵良德这样的人呢?”

    “退一万步来说,你以为邢洋是个白吃干饭的啊,这里面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决,他不会轻易的撒手的,就算不在明面上查,也会在私底下把这件事给查明白的。即便他查不明白,这不还有我们呢吗。既然收了人家的钱,就要把活儿干的干净漂亮,我们‘迷迭’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早在交易当天苏清拿过那个男子手机的时候,她就在对方的手机上做了手脚,只十多秒的功夫,顾玲珑已经把他手机里的所有信息都复制到了自己的手机上,也顺着他的手机早一步找到了跟那个男子联系的上线,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发展。

    “七少,要不要我们去给那个圣心医院的院长找点儿事儿做做?”苏清还是觉得不解气,用手指使劲的戳着屏幕上一个人的照片,而那个人正是圣心医院的院长,方昌吉。他,就是这件事藏的最深的一个幕后之人。

    方昌吉是帝都医学世家方家旁支的一名子孙,年轻的时候很有医学天赋,被本家看重后很是精心的培养,二十一岁开始跟在方家当时的老家主身后观摩各种疑难手术,二十五岁开始主刀,二十七岁发表了轰动全国医学论文,然后平步青云的成为了一科主任。

    三十五岁的时候,方昌吉成为圣心医院的副院长。又过了几年,老家主在弥留之际把圣心医院院长的位置交到了方昌吉的手上,他成为了圣心医院最年轻的一任院长。

    方昌吉也没辜负方家老家主对他的期望,在医术上精益求精,为不少病人解除病患,到现在六十多岁了还有大把的人请他主刀做手术,只不过他现在每年接的手术也不怎么多了,毕竟年纪大了,一些大手术体力跟不上了。

    按说方昌吉都这么成功了,是不可能跟那些黑市的人有接触了,但事情就是这么的不凑巧,方昌吉的夫人有心脏病,好不容易给他生下一个儿子,熬了没几年就撒手人寰了。

    自小,方昌吉都很细心的照料着自己的儿子,甚至都没有再娶妻。这个儿子一直健健康康的成婚生子都没有发现心脏有任何的不妥,就在方昌吉放下心来的时候,却查出自己的孙女得了心脏病,病院就是来自他早逝的夫人,孩子的奶奶。

    方昌吉操心完了儿子又开始操心孙女,这个孙女长到十岁,她的心脏实在是不能负荷,可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心脏源,没办法之下,方昌吉不得不想别的办法,而这个办法,就是去黑市买一颗健康的心脏来给自己的孙女换上。

章节目录

傲娇傅爷独占妻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五色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五色梅并收藏傲娇傅爷独占妻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