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猛地张大眼睛,初时有几分不可置信,后来看到自家公子那坚定的面容,他就不再怀疑了,忙半膝跪地郑重道,“老奴领命,公子放心,老奴纵使不要这条老命,也定会保护陶姚姑娘平安无虞。”

    傅邺满意张伯的回答,亲自起身上前扶起他,这回他温和地拍着张伯的肩膀道,“张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只是老奴走了,公子一定要加强身边的保卫,千万不能出事。”

    张伯仍有几分担忧,常平侯府里只是表面平静,内里却是波涛暗涌的,乔氏不是个安份的人,这些年她背地里不知道耍了多少手段想要置自家公子于死地,好让她的亲生儿子上位成为世子。

    也就侯爷傅松那双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只一味地因为公子身上有先夫人周氏的血脉而排斥厌恶,把那个善于装无辜善良纯情的乔氏当成好人,真正是好歹不分之人。

    傅邺点点头,对于这个从小看他长大的忠心下仆,他一向是颇为信任的。

    张伯看他对安全之事上了心,这才放心地行礼退下,至于陶姚与自家公子有什么瓜葛,这轮不到他发问,该他知道的,公子将来自会让他知道,他只知道办好差事即可。

    傅邺站在窗前看着张伯离去,因为想到陶姚,他的心里一片惆怅,恨不得插上双翼亲自去见她,可他知道还没到时候,只能生生地拼命压抑住自己的情感。

    京城这里还有一大摊子事在等着他,而且现在也不是他们相见的最佳时刻。

    再转身时,他已经恢复平静的面容,继续回书案后处理事情。

    对于傅邺这些安排,陶姚却是什么也不知道,毕竟她从来没想过傅邺也跟她一样重生回来,在她的想法里,自然是与傅邺桥归桥,路归路,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她回到卫大勇家,第一时间就先去看望了一下卫大勇的伤势,好在只是皮肉伤,且已上过药,卫大勇也朗声笑道,“没大碍,明儿就全好了,小姑娘别放在心上。”

    他很清楚这事是他亲娘搞出来的,陶姚不过是个幌子罢了,本来不欲去掺和这件事,但亲娘以死相逼,为了不戴一顶不孝的帽子,他这才参与了和陶有财家的那场群架当中。

    陶姚看他挺精神的样子,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叮嘱他一定要休养两天的时间让伤口恢复,卫大勇笑着应了。

    卫娇杏趁机拉她出去吃迟来的午膳,她这才顺势与她离开往厨房而去。

    厨房的小桌子上备着饭菜,虽然不是太丰盛,但陶姚现在已经感觉到肚子饿得咕咕叫,也就不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回来得晚了,也就没做什么好菜,等晚上娘回来了,我们再做顿好吃的。”卫娇杏笑道,“对了,我们走后那两个族长可有为难你?”

    陶姚吞了一口饭,摇头笑道,“没有。”随后将她要立女户的事情说了出来。

    卫娇杏听得眼珠子都睁大了,“立女户?为什么呀?”

    “我爹娘都走了,总不能一直借住在你家吧,人啊,总得有个自己的小窝。”说到这里,陶姚的眼神里有几分向往和怀念。

    “嫁人就好了呀,那不就有家了吗?”卫娇杏不能理解陶姚的想法,在她眼里,立女户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嫁人也得有个人选啊,没人选嫁谁?”陶姚打趣了一句,“再说我也不想稀里糊涂地将自己嫁出去,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没必要给自己先戴上一副枷锁。”

    卫娇杏不能理解陶姚的想法,她只知道长大后就要说亲,爹娘让嫁什么人就嫁什么人,然后像她姐卫娇红一样以夫为天。

    陶姚也没有去解释自己这些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大环境是如此,她不能拿自己的观念去套在卫娇杏的身上,这样的做法是不道德的。

    这话题很快就揭了过去,陶姚刻意转移了话题,卫娇杏的注意力就转移了,与她说起了别的话题。

    直到星子爬上了天空,卫娘子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看到迎出来的陶姚时,她竟怔在当下,看着她嘴唇翕动,却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卫婶娘,你怎么了?”陶姚好奇地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让卫娘子这般看她?想到今日卫娘子一大早就被匆匆赶来的人催着去接生,这一去到此时方才回来,显然过程不太顺利,她皱了皱眉,突然灵光一现,小脸凝重地道:“可是佛手散出了什么问题?”

    这道方子有催生的作用,相当于异时空时打的催生素,使用方法她也详细与卫娘子说过,不过想到这个时代稳婆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职业,当中有很多的不规范与陋习,素质低下的稳婆与刽子手并无区别。

    可卫娘子并不属于这一类,她虽然没有见过她是如何接生的,但卫娘子接生过的婴儿存活率比别的稳婆高出一倍不止,她肯定有比别人更先进的手法。

    “没有,相反,它救了一名产妇和婴儿。”半晌,卫娘子看着她缓缓道。

    陶姚这才放下心来,不过看到卫娘子的表情似乎是有话想与她说,遂,她静静地站在原地,果然,没一会儿,卫娘子就打开了话匣子。

    “今天,我赶过去的时候,产妇其实已经开始发动了……”

    卫娘子到达要接生的那户人家时,还没到午时,不过这家产妇天还没有亮就开始发动了,她一路上都有几分焦急,不过想到这个产妇生的是头胎,她又暗暗想着或许还没有这么快就要生。

    这请她的人家是那村子里的殷实人家,生孩子的产妇是这家的长孙媳妇,家里上上下下都极为重视,怀孕期间给产妇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在产妇怀孕期间,就请过她来看看胎位正不正,当时她检查过,胎位没有问题,就是产妇吃得太好了有些过胖,遂,她就提过要让产妇稍微控制一下饮食。

    哪曾想,再看到这产妇生产之时,她的身形比她上前所见要大了一圈。

章节目录

重生之衣冠嫡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桔子文学只为原作者筑梦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筑梦者并收藏重生之衣冠嫡妻最新章节